澎湖剛剛通過反對設賭場的公投,外界反應仍舊兩極。也有不少人將結果歸咎於藍軍潰敗等政治因素;而金門等其他縣市則仍有人繼續推動爭取設立觀光賭場,希望能夠繁榮地方。

想要藉著設賭場繁榮地方的朋友,可能需要注意一點:賭場跟其他觀光娛樂設施有個本質上的差異,那就是設立渡假村、遊樂園等設施的地方,往往周邊的商家、旅館與民宿乃至交通運輸等等也都能受惠,因為這些地方除了主題活動吸引外客,其他需要也同時帶動周邊相關服務業;但賭場卻不同,開賭場的人最希望的就是把賭客日以繼夜地留在賭場裡,這樣才能把賭客的錢掏空。

若您去過國際級的大賭場,稍稍留意就不難發現,賭場的設計基本上都是讓人與世隔絕的。賭場沒有窗戶,通常也很少在賭廳設時鐘,為的就是要讓賭客流連忘返;台灣人想仿效的拉斯維加斯級的賭場大酒店,除去賭場、餐廳與酒吧之外,更是連地下街購物廣場、兒童遊樂區、戲院秀場演藝廳都包了,目的就是讓一家老小不必邁出賭場酒店一步,就能完成所有娛樂消費。

筆者曾經駕車去過美國知名三個賭城當中的拉斯維加斯與雷諾幾次。之所以強調駕車,是因為跟團或搭飛機的觀光客多半下了飛機或遊覽車就直接進入賭場酒店,沒有太多機會觀察城市其他地方。但若有機會繞行市區與外圍,就會發現在那些光鮮亮麗的賭場大酒店集中地之外,往往是反差極大的黑暗與蕭條。以拉斯維加斯為例,世界級大賭場集中的Strip (當地人對Las Vegas Boulevard的俗稱) 以外的中小規模或賭場、餐館酒吧,以及汽車旅館等地,往往盡顯其破落,流浪漢與特種營業者也散佈街頭。這些地方不但是治安死角,更是金玉其外的賭城黑暗面的展示櫥窗。

至於外圍的住宅社區,居民大部分都是在賭場酒店工作,也有相當數量的是每天泡在賭場,靠玩吃角子老虎或賓果等遊戲殺時間的退休人士。(註)

因此,賭場的確有可能為地方帶來收入,只是收入絕大部分被賭場賺去了,而不像其他遊憩產業,會與地方共存共榮。假如澎湖金門開了賭場,當地民眾若不願成為賭場員工,可能生機會更為有限,人口外流會更嚴重。

也有支持者拿美國印第安部落保留區的賭場做例子。筆者住在北加州,附近剛好也有這類賭場。這類賭場的規模遠遠不能與賭城相比,主打訴求也都是住在附近城市的民眾,而不是國人想像的外國觀光客。而他們對繁榮地方的助益也極其有限,因為來往賭客多半就是幾小時車程內的民眾,開車或搭巴士就是為了賭,在賭場以外消費的機會少之又少。

坦白講,以台灣的腹地而論,任何一個具備觀光休閒潛力的區域,想要靠賭場成為國際知名觀光景點的機會少之又少。大家談論的美國賭城其實有很多隱而未現的問題-否則美國窮鄉僻壤多的是,但為何這麼多年來就只有拉斯維加斯、大西洋城與雷諾三個賭城,沒有其他地方起而效尤?(台灣言必稱美國,但是抄襲的都是人家幾十年前的決策,而沒有深入研究人家的現況與問題。)至於澳門、濟州島等地,去的人絕大多數都是為賭而去,說這不會影響民風,誰會相信?

多年來政府(兩黨都一樣)對澎湖以及幾個以觀光為主的縣市基本上不聞不問,不花心思與金錢規劃整體開發,只以博奕條款來畫餅。以澎湖這次的公投來講,感覺上就好像要澎湖人決定:要嘛開賭場,要嘛啥也不做。難道 除了賭場外,澎湖不值得政府做其他的整體規劃投資嗎?夏威夷、巴里島等地方也沒賭場啊,人家憑著有規劃的自然美景、休閒活動乃至於會議中心等整體配套,不也照樣搞得有聲有色?若說冬天風大天冷,順勢搞些適合的海上活動諸如風浪板之類的也未嘗不可行。沒有任何地方是零缺點無限制的,關鍵在於有沒有用心,把優點好好發揮,把缺點好好包裝,甚至變成自己的特色。

希望這次的澎湖公投結果能夠讓政府與民代省思,能讓他們不要將問題簡單化,讓有觀光潛力的地區只能選擇開賭場或沒建設,把地方的開發搞成零和遊戲。



註 其實除了吸引退休人士住到賭場附近以外,美國許多賭場還設有車資極低甚至免費還附餐券的所謂「發財巴士」,但規定要買一定數額籌碼,吸引了許多退休老人每天呼朋引伴去賭錢。以內華達州靠近北加州的雷諾為例,很多舊金山灣區的華人商場都有上下車站點,以當日來回包午餐為號召。這也是賭場賺錢的「巧門」。台灣人最恨被人瞧不起,最恨不如外國人,設限規定只許外國人去,或者對國人強加更多限制,都會引來強烈反彈;而若將國人與觀光客一視同仁或者僅有少許設限的話,以台灣賭性之堅強,屆時這類衍生而來的「服務」恐怕也是管不勝管。社會風氣會不會受影響,不辯自明。

    全站熱搜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