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還是覺得很離譜,怎麼這麼大的事情就這樣,靠幾封email或者網上填表就決定了?美國不是很重視教育嗎?」


「其實這還不是最誇張的事情呢!我有沒有告訴過你,前陣子我去找Sophia校長的事情?」

「沒有啊!Sophia怎麼了?」印象中Sophia是個乖孩子啊,為什麼需要媽媽去找校長?

「Sophia沒怎麼樣,是學校的問題。她下學期要升五年級了,但是學校給她編班編到一個Combo Class,我覺得實在難以接受。」

她繼續解釋:「所謂Combo Class,就是把某個年級編班剩下的零頭,跟低一年級編班編剩的零頭湊成一班,這樣就可以少開一班節省開支。Sophia就被跟幾個四年級的編到同一班去…」

「那上課要怎麼上啊?」我從來沒聽說過還有這種事情,實在太令人難以置信了。

「就分組上啊,一部份時間上四年級的課,一部份時間上五年級的課。」

我知道近年來加州的預算問題一直很大,州政府雖然信誓旦旦說不會削減教育預算,但是逼急了還是會往文教方面開刀。很多城市的圖書館開館時間都一再縮短,學校設施維護更新也放緩了;現在居然還直接出現這種編班方式!

「這樣上課怎麼行?」

「所以我要找校長嘛。」小鬱老師顯然對此非常不以為然,但是她還是不疾不徐地娓娓道來:「暑假前我一收到通知就覺得很離譜,馬上去找Sophia班上老師搞清楚狀況。老師說Sophia的學習也好成績也好表現都不錯,可能就是因為這樣,校方認為她跟低年級編一班應該不會造成影響。」

「你也知道Sophia是個內向的小孩,她很努力學習,我們也盯得很緊,在一般的班級沒有問題,但假如分到這種奇怪的班,肯定會受到影響。於是我就連絡了幾個現在跟Sophia同班,下學期也被編到Combo class的同學家長。看看他們覺得如何。」

「結果大部分家長當然也不滿意,但是有些人就接受了,也有的想要等開學後看看實際情況再說。」這種事情等到開學後還來得及嗎?「對啊。所以我就自己寫email給校長。你也知道這小學是全市最好的小學,校長對於自己的辦學相當自負。所以我寫信時的語氣還得斟酌,既不能直接指責他讓他反彈,也不能太客氣讓他覺得沒關係。」我經常在公司見識她寫email跟其他部門交涉,所以很明白她的意思。

「當然這不可能光憑一封信就解決啦。等到他不痛不癢的回信寄來後,我就跟他約時間面談。」

「你跟他怎麼談的?」

「一開始當然是很客氣,跟他說明我們家長的顧慮。就像我剛剛講的,我女兒的個性我最清楚,她在這樣的環境下學習肯定會受到影響,如此一來,我們家長當然會覺得很可惜,老師也一定需要花費更多精神來輔導她。」

「另外我也強調我們家非常注重Sophia的教育,她的資質不是頂尖,但是在這個學校到目前為止還都能有不錯的表現。我們很感謝學校的努力,也希望她能夠維持下去。總之就是軟硬兼施啦。」

「結果呢?」

「我那天跟校長耗了一個多小時。校長先前就曾經在學區開會時見過我幾次,知道我是真的很關心教育的家長,那天我也講得很實在,所以後來他就把Sophia編到正常班級去了。」

「其實這也沒什麼了不起,」她笑了笑,「在美國就是這樣,假如有什麼權益受損的事情,你就要馬上去爭取。很多人特別是華人都以為美國是天堂,其實在美國,奇奇怪怪的事情才多呢。但關鍵在於當你碰上時,會不會去主動爭取,還是只是坐著等別人反映好搭順風車,或者私底下抱怨… 」

「欸,你記不記得暑假時我們家不是去夏威夷嗎?」話鋒一轉,變成聊度假了?我納悶著,「當然記得啊!對了,你不是說第一天去玩回來,就掉了台筆記電腦?」大家忙工作忙得昏天黑地,都快兩個月了,還沒仔細問她來龍去脈呢。

「對啊,我就是要跟你說這事情,因為是一樣的道理。」小鬱老師又開講了:「我把筆記電腦放在行李箱內,行李箱擺在衣櫥裡,出門時還特別掛上請勿打擾的牌子,結果所有東西都在,只有電腦不見了。門窗也沒被破壞,擺明了就是有內賊。」

「我那時候就去找飯店保全,並且要求報警。他們當然不願意我報警啦,但是經理又已經下班了,沒有人可以做主,所以我堅持報警。剛好飯店樓下另外有事情有人叫警察來,於是他們就找了警察來做了記錄,說隔天再請經理跟我談。」

「第二天一早,我們全家吃了早飯,就直接去找經理。他們經理很客氣,但是也不願意承認錯誤,當然也談不上賠償啦。因為我也實在沒有證據說是他們的人偷的,他們也不可能讓每個自稱掉東西的人都獲得賠償。」

「那怎麼辦呢?你們不是氣壞了嗎?」要是是我家遇上的話,以我們「一門忠烈」的脾氣,要嘛跟飯店吵架,要嘛氣得沒心情玩下去,天天碎碎唸結屎面。

「事情都發生了,氣有什麼用?想辦法降低損失最重要。」她說,「從那天開始,我每天下樓吃早飯時就去『問候』一下經理,跟他『聊』個二三十分鐘,然後就把這事情忘掉,快快樂樂地去玩。因為生氣不但沒幫助反而掃興。難得全家出來度假,我可不想讓假期泡湯。」

「我都是客客氣氣地告訴他說:我們既然堅持要報警,就表示我是真的掉東西,不是來鬧事的,而且我假如真的要找碴勒索的話,也不會說就掉了一台筆記電腦而已。」

「結果呢?」

「我們是第一天回旅館發現電腦被偷的。從第二天早上開始一直到第六天上午我們check-out,我已經跟經理『聊』過四次了。他最後還是沒有賠我電腦,因為假如他賠的話,等於默認他們有內賊;但是他也曉得十之八九是服務生或者清潔工幹的,而且我也很有誠意沒有要鬧事或者獅子大開口,所以他給我們打了個折扣,另外這幾天在飯店的餐飲消費也退給我們了,差不多三百多塊(美金)吧。算是不無小補啦。」

「其實他們依法來講完全可以不必賠。但是美國就是這樣的地方,」她講到正題了。「美國講法治講規矩,但其實很多事情都很有彈性的。他們的主管也有一定權限,可以做一些必要的調整或補償。」

「所以我把這兩件事情一起提,就是要跟你分享。」她深知我正缺乏這方面的觀念:「只要你覺得自己站得住腳,就可以主動去交涉看看。但是要有準備,不要三兩下就被人問倒;態度上也要不卑不亢,不要一副心虛的樣子,但更不要大興問罪之師。這是老中最常犯的毛病。」

「總而言之,要積極、要主動,也要有準備,更要講道理。假如只是坐著抱怨的話,事情永遠不會改變的!」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胖
  • 在美國生活實在太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