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萬人送走我,若沒有一個主來接我,那我一生是白活了。」-東方比利


「東方比利?他是誰啊?」

包括教會同工、電台同事,一開始的反應都一樣。

去年年底,黃牧師就提到今年四月要跟其他教會合辦一場見證佈道會,邀請的是一位新加坡藝人「東方比利」。但是坦白講,那時我們都不知道他是誰。我上網稍微查了查,知道他是一位來自台灣,先前做過反串藝人,後來在新加坡成為著名藝人,當紅時罹患血癌,後來靠基督信仰戰勝自己(過去內心的仇恨與靡爛的生活)也戰勝病魔,隨後熱心推廣抗癌保健與公益。

但是我對此人仍不太有印象,也無暇仔細研究。

直到活動日期將近,執事會討論如何宣傳時,我才仔細思考。既然他是藝人又在新加坡成立抗癌機構,那我何不邀他上我的廣播節目談談呢?

我問了老闆,她的答覆是可以,但不要涉及宗教見證。我想也好,反正他能談的東西應該很多,即便只講抗癌保健與心路歷程,對聽眾來講就已經很有意義了。

昨天早上,角聲癌症關懷機構的龔振成弟兄載比利到了電台。剛好那時我們節目正在播出預錄單元,因此我有大約十分鐘時間跟他聊。我才知道他原來真 • 的 • 很 • 紅!

怎麼紅呢?他得過七座新加坡最佳廣播主持人「金麥獎」,外加最佳電視節目主持人、最受歡迎男藝人等數不清的獎;他在東南亞開過多場萬人演唱會;出國動手術有兩千多粉絲在機場接送機;每天早上在公園帶領成百甚至上千民眾做健康操...

雖說他的藝人造型與古龍水味道讓我不是很習慣,但他的確是個樂觀、親切、絲毫沒有架子的人。他詢問了我的廣播經驗,也聊到他對我工作的這些電台都不陌生;接著談到他到異國奮鬥的經驗、對抗癌症的經驗、在病中要求自己保持容光煥發每日運動...

節目裡他以新加坡金麥獎主持人的口才暢談了個人的種種。請按此收聽(快轉到17:33)



傍晚見證會前,我與葉傳道和幾位執事,與比利和佈道團一行五位弟兄姊妹共餐。此時的比利一反早上的熱情開朗,顯得文靜許多,「晚上要做見證,現在要預備心情」。他只喝了一碗湯,沒多久就離座上洗手間;由於他離開實在太久,所以我就去看看。結果他不在洗手間,而是在外面停車場唱詩歌。他看到我出來找他,不好意思地說:因為他不吃,所以想說讓我們大家好好吃飯聊天,他自己則出來走走,唱唱詩歌開開嗓子。

至於晚上的見證會,他則側重於個人的生命改變:如何在家暴中成長、成名後如何對家人報復、如何出賣自己良心沉醉於紙醉金迷;而在罹癌之後,如何重新面對上帝、面對自己;如何靠神勇敢地揮別過去,向得罪過的人道歉,並且全心投入防癌與福音事工,在世人面前講述自己不堪回首的往昔,與病魔爭戰的現在,以及交託仰望的未來。

在台上、麥克風前做見證,對於這樣一位藝人來講或許稀鬆平常;但是他全心全意的分享與禱告,卻的確令人動容。看似仍然高大英挺,但他其實仍在與病魔抗爭。他一月份才第二次骨髓移植,連血型都變了,但是卻四處趴趴走傳福音行公益;而在忙碌的行程中,他也極其自律地要求自己維持適當的生活作息。

「你看看我癡肥的樣子!」見證會影片播放到他化療後挺著肚皮胖到95公斤的畫面時,比利小聲地指著銀幕跟我說。

「那是多久以前?」「一個半月前。」

天哪!一個半月之內就能迅速瘦身?一般人都很難做到,況且是個照理說應當小心翼翼地養病的癌症病患?

其實這不應該讓我訝異的。早上上節目前他就曾告訴我,除非特殊情況例如福音見證會之類活動,否則他晚上十點一定就寢,早上五點半起床做運動;而他吃的生菜與蔬果數量也會嚇死我(這是他講的)。

「骨髓移植應該也很痛吧?你怎麼能起床做運動?」

「當你要活下去的時候就會強迫自己...」

晚會剛開始時,比利拿了幾本書給我看:「嚇死我了!你們居然有會友帶了我最早出版的書來要我簽名!這些書都絕版了!」那時還沒有介紹到比利登場,他就在昏暗的燈光下(因為要放投影片所以前面燈光都很暗)仔仔細細地在每本書扉頁寫下問候語、聖經金句與簽名。

我想,就是這樣的一絲不苟,加上過人的毅力、熱情與愛心,造就了這樣一位在星國社會廣受愛戴的公益藝人、抗癌鬥士。臨別前他問我能否保持聯絡,我當然求之不得。於是他給了我電子郵件信箱,並且鼓勵我繼續在廣播的崗位上努力,必定有機會做好見證。

「我們(這幾天)還會再見面嗎?」「應該不會。」我週末事情也不少,大概不會專程去參加他另外三場活動了;但回答的同時,想起他曾提到他不曉得還能活多久,每一天都當是最後一天,不禁有些鼻酸。

願神親自祝福比利,保守他有健康的身體,繼續在各地傳揚健康的生活與生命的真道。




東方比利的故事與相關報導,請前往「比利的家」觀賞首頁影片。另外也推薦以下影片:
http://www.billyhouse.com/cn/?page_id=25
http://www.billyhouse.com/cn/?page_id=27


    全站熱搜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