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八水災之後,馬總統與劉院長幾乎是照三餐被批;而他們也是走到哪裡就道歉到哪裡。兩位高學歷的菁英人士治國不可謂不努力,然而事情何以至此?

總統閣揆與部分高層首長們的反應,令我想起一些親身見聞的,學者管理的例子。

筆者住在舊金山灣區,這裡又名「矽谷」,以高科技產業與初創產業聞名。此間人才濟濟,全球菁英匯聚一堂,高學歷人士自行創業的不少,其中也不乏學界人士轉戰業界的。也因此,許多人都有與這些博士、校長、教授共事或打交道的經驗。

經過十幾年觀察,個人覺得這些人有以下共通點:

自律:這些一流名校畢業的人才,絕大多數都是自小成績優異,一路努力過關斬將。也因此,他們對自我的要求很高,對自己的名聲也很注重。

單純:很多博士、教授長年專注於自己研究的領域,對於人情世故並不在行也未必在意。他們很容易相信人,也很容易拿自己的言行習慣去設想別人會怎麼做。

自負:他們從小到大都是人中龍鳳,因此對自己的成就與智慧感到自負。他們未必會瞧不起不如自己的人,但由於智識學歷高人一截,因此不容易,也未必有時間與一般人好好溝通。

這三個特點反映在管理上會出現的缺失如下:

由於自律,所以會宵旰勤勞,日夜不停地工作,就好像在實驗室作研究一樣。但由於自己習慣如此,因此同仁尤其是下屬假如不有樣學樣,就會覺得對方不夠努力。久而久之,自己與同事的家庭與健康都打了折扣。

由於單純又很容易相信人的話,因此很容易被下屬矇騙。許多學者開公司重用的高級主管,除了技術層面主管是(跟自己一樣的)專業人士以外,其他部門用的往往是口若懸河、善於包裝自己的人。他們用了這些人之後就充分地相信,對於基層實際運作與公司實質業務狀況未必能掌握,全憑他們高薪聘請的管理者說了算,簡單講就是只會看表面工夫。而在底下人出了問題,好比說有人陽奉陰違,欺下瞞上被發現之後,學者老闆往往會很生氣:「他們怎麼可以這樣?他們應該如何如何才對啊!…」

而在「震怒」之後,這些學者教授出身的老闆多半也只是把手下的主管叫來,以教授帶學生的方式諄諄教誨一番,而不太會有實質的懲戒。他們不了解人性本來就有怠惰、黑暗的一面,以為大家都像他們那樣單純那樣努力;而事過境遷之後,他們依然以同樣的態度對待同樣的人與事:繼續認為所有人都會按照「應該」的標準自動運行;繼續不設防、繼續對親信言聽計從。於是,親信繼續陽奉陰違,基層則繼續不知所措、搖頭嘆息甚或得過且過。

由於隱含在內心的自負,使得他們很容易侷限在小圈圈內,只跟具有同樣優秀背景者密切往來。就算他們心地善良,願意關懷基層,但是因背景差距太大,因此很難設身處地去理解員工的困難;更由於自己優秀,因此對於員工會犯下他們眼中簡單之極的過錯感到不解甚至不耐。

此外,由於學經歷太高,曲高和寡的結果,使大部分人無法真正了解他們的言語和內心,這一方面使得他們更往小圈圈裡靠攏尋求知音,另一方面也對普羅大眾感到不耐,菁英心態逐漸加重。長此以往,他們面對一般人時就很容易流露出輕蔑與不屑。以我的經驗而言,百分之九十九都不是出自本心,但造成誤解與傷害卻是事實。

我不敢講所有的高學歷背景管理者都有上述的問題,但是的確不少人有上述特點中的某些部份。今天我們的政府首長們,有不少也都是這類的博士、教授背景,而他們的表現,似乎也若合符節!

    全站熱搜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