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天,跟我搭檔主持節目的智寧姊姊*告訴我:她最近忙著預備一場音樂會。

她原本就是科班出身的豎笛演奏家,在台灣除了主持古典音樂節目以外,也開講座也出書,開演奏會對她來講也相當平常。但是這次卻有點不一樣。

「我們教會新來的詩班指揮想要辦演唱會,找我跟她搭檔。」

「她是什麼背景的?年紀多大?」

「白人年輕美眉,主修聲樂唱女高音的。」

「是福音性質的嗎?」

「不是耶。」

這真令我有點好奇也有點納悶。其實我們電台就跟一般美國的,尤其是加州的公司行號一樣,同事間很少談到信仰方面的話題;但由於我們兩個每天一起在直播室裡主持兩小時現場,on air時候要對話就不提了,播廣告播歌曲以及預錄單元等空檔也都是我們聊天談話的時段,而且因為是直播室所以通常無人打擾,所以雖然電台不大,但是像我們有在一起做節目的搭檔通常還是會比較熟,也因此才知道大家都是主內弟兄姊妹。

我們華人教會通常辦任何活動,都脫不了福音性質:佈道會、培靈會就不說了,就算是聖誕節、感恩節、新年之類的晚會,也一定有短講、有呼召;她去的是南灣一家美國本地長老會,據說又以上了年紀的會友居多,怎麼會辦跟福音無關的音樂會呢?

先不管這個,湊個熱鬧再說。「你們教會在哪裡?演奏會是幾月幾號?」「哎呀你不要來啦,我忙得沒空練習,到時候會很慘。我不要告訴你。我要回家了再見。」這倒也是實話。她除了在我們電台兼職主持人以外也是音樂老師,每天早上從南灣趕到電台主持節目,中午又得趕回去教鋼琴教豎笛,週日又要聚會還參加詩班,更別說還要照顧家庭接送小孩,時間表排得滿滿滿,沒時間預備很正常;況且她又是專業演奏家,對自己有一定的專業要求與期許也是應該的。

但是她忘記了:現在是廿一世紀網路時代。我只在Google裡面打了她的英文姓名,外加church跟concert總共四個關鍵字,她人還沒走呢,我電腦上就已經跳出她們教會網頁與活動海報;更妙的是,當我把她叫來看的時候,她驚訝地說她根本沒看過她們教會的網站,更別提那宣傳海報…

recitalflyer.jpeg  

當她還在驚訝之際,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以前我在我們教會執事會的時候,曾經討論過教會場地出租給非教會會友舉辦跟福音無關的活動。當時我們的主席提出他的觀點,我印象十分深刻,那就是:只要有機會帶人進到教會,不管是不是福音性質的活動,都可以讓人有機會認識教會、熟悉教會。雖然你們這次是純音樂會,但是若能讓多點人走進教會,對於福音事工還是會有幫助的… 」「你果然適合當執事!會講這麼多道貌岸然的話… 掰掰啦!」她一如往常,慌慌張張地拎著大包小包趕場去了。

但是後來她告訴我,她回去有好好想過這番話,只是原本就低調的她仍不願意在同事間宣傳,同時也再次叮嚀我不要去;至於我們的廣播節目呢,她已經願意在週五的灣區活動報導單元中提這場小型演奏會,但卻因為節目內容繁多而忘記了…。

週日下午,抱著一顆對工作夥伴好奇與觀摩其他教會活動的心,我跟詩班指揮瘦肉粥告了假,跟胖胖提早離開趕往山景城。雖說他們會友人數不如以往,但畢竟是上百年的教會,除了中等大小(約莫可坐三四百人吧)但很精緻典雅的會堂以外,其他聚會設施包括附設學校在內仍一應俱全。不過除了原本的英文招牌以外,門口轉角草地上也插了韓文牌子,敢情是租給韓國教會了吧?…

進門前又仔細看了看海報,又看到門口放食物的推車,才回想起這是一場為社區籌募食品的演奏會。入場觀眾的門票是「食品罐頭一個或自由樂捐」,所得將轉給社區相關慈善機構。

演出項目除了女高音、豎笛與鋼琴的各種西方曲目搭配以外,智寧還找了她兩位演奏小提琴和豎琴的台灣演奏家朋友組成三重奏,演出兩首台灣歌謠,她也在這段節目開始前簡單地對現場老美介紹了台灣與這些歌謠的背景。這場小而美的音樂會為時一小時中間不休息,不管是彈的吹的唱的拉的都是專業水準,而教堂的共鳴又好,完全不需麥克風就可以聽到美妙的樂音,真是讓人身心舒暢,深感不虛此行(還好沒聽她的!)。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有緣享受此一午後音樂會的,包含工作人員與演出者家屬,約莫只有四五十人而已(若在電台節目宣傳的話,我想光是電台聽眾跟她的學生與家長恐怕都不止此數)。

而在音樂會過後,盤桓腦中的除了樂音以外,還有兩件令我玩味再三的事:

首先讓我感嘆的是:一個地點不差、設備不錯的百年教會平時聚會多只剩長者,就算舉辦跟宗教無關的社區慈善活動,參加人數也寥寥無幾。美國這個基督教立國的國家,現在願意踏進教會的人真的愈來愈少了嗎?

而我想到的另一方面則是:美式的「當仁不讓」「捨我其誰」的精神,用在教會事工上也有其可取之處。一開始當我聽到這個年輕白人女高音一到教會接任指揮就提出要辦音樂會,而且是以她為主,又跟福音無關的音樂會時,首先想到的其實是「這是否有點太愛表現了?」「她們的會友不會有意見嗎?」但是從她們專業的演出,以及她介紹演奏夥伴時的推崇與讚美,讓我反而回頭思考,我們華人教會在各項事奉上,是否會因為太過注重一些像是要謙虛,避免出風頭,不搞個人主義,小心破壞和諧之類的相對消極想法,而扼殺了許多的創意與可能性?我們是否為了怕別人說閒話而不願勇敢站出來獻上自己最好的,導致我們獻上的都是折衷之後的產物?**

陽光、和風與繞梁餘韻,讓我度過一個美好的山景城週日午後。衷心希望這間老教會能夠重新照亮社區,也希望我們的教會,有更多具備專業能力,願意以謙虛的態度團隊事奉的弟兄姊妹勇敢主動地站出來,為神國為教會為社區奉獻最好的。

IMG_6257.JPG

IMG_6263.JPG  



*曾智寧小姐是SUNY Stony Brook音樂系與USC (南加大) 音樂研究所畢業的演奏碩士,豎笛與鋼琴雙主修,除了演奏與教學以外,也曾任台北愛樂古典音樂電台節目部經理,主持過許多膾炙人口的古典音樂節目特別是小朋友音樂節目(所以她也很習慣被稱「智寧姊姊」),至今仍不時應邀回國主持兒童音樂戲劇等表演節目。我跟她年齡相仿又喜愛音樂,因此從她跟我搭檔主持開始,我就以挖到寶的心情開心地跟她學習;而大方的她也三不五時會帶些小吃給我,我則偶爾以胖胖的手工點心報答。

**當然這前提是要真心誠意地為了事工而無私奉獻,且能拿出來的也的確有一定水準,否則可能會造成反效果。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ElaineNewJersey
  • 教会事工见仁见智,不过神看重的是人的内心。事工讨论上应open minded.
    当然这也看你在大教会还是小教会,大教会裏不要说你有什么想法很难有表达的管道,就是上頭有什么决定都很难能让各个会友知道呢!习惯就好!我常常想这就像是你住在淳朴重人情的小镇,或是住在个人自扫门前雪,但周边设施非常完善的大城之分吧。
  • 那天跟胖聊到吹豎笛時,她第一個想起的就是您家馬太呢!什麼時候開演奏會記得錄一段給我們看喔!
    還有還有,彼得的領帶也讓本人增色不少...

    金屯 於 2011/08/24 12:50 回覆

  • ElaineNewJersey
  • 事情是这样的,马太在升7年级的时候问我:“妈妈,我可不可以不选Band,选Tech?” 我问他这Tech是什么?他说就是教你设计一些东西,修理一些东西的课。不知为何,我把他的回答解读为设计一些简单乐器,修理一些简单乐器,想到彼得毕生的志愿就是当调音师,所以心裏想,很好啊,就让儿子成全他吧!所以欣然接受。开学後,看到马太每次捧回家的Tech的作品,不是飞机就是汽车,要不还有roller coaster,纳闷之余,再问清楚低,方才恍然大悟,这个Tech跟音乐毫无关系!!但是看到他那么有兴趣,Tech的分数A加,实在不忍心强迫他选回Band,所以,马太从此没有再吹过Clarinet!Well,他实在没有音乐方面的恩赐和兴趣,跟妈妈一样,不过一样可以拥有美好的人生,但盼他日後可以用其他的恩赐去服事神,服事人!
  • ElaineNewJersey
  • 您是说您打的这条领带曾经是彼得的?我都看不出来了!><
  • stephenwang0904
  • 原來是大名鼎鼎的智寧姊姊,我以前在台灣也聽他的節目。

    來到這裡最懷念台灣的除了小吃以外,就昰台北愛樂電台。

    講到樂器,我們家夫人的豎琴也運來了,由於存放庫房年代久遠,有幾根尼龍弦已經斷了,還要買來裝,到時好了再通知你們。
  • stephenwang0904
  • 謝謝你的greeting,還記得我的生日;你應當也在忙著星岛活動,那個很怪的音樂和舞蹈的活動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