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天(5/17週日)午餐後,教會有一個歡送雅芬姊的特別聚會。

雅芬姊是我們教會創辦發起人之一,在教會服事廿多年;由於她的丈夫鄧教授在中原大學仍有許多校園福音事奉,因此雅芬姊決定回台灣襄助老公。

有些弟兄姊妹私底下戲稱雅芬姊為「海沃之母」。原因除了她與鄧弟兄發起創辦了教會之外,更重要的是她多年來始終熱心事奉,敬神愛人。雅芬姊不但屬靈涵養深厚,同時也真心地關心教會的每一位弟兄姊妹,經常以她溫暖的笑容與幽默感來關懷大家,就好像大家的母親那樣(雖然她還沒那麼老-我媽媽都比她年長呢)。

聚會中除了播放一些照片、活動影片以及弟兄姊妹給她的感言與祝福以外,也開放弟兄姊妹現場分享。當然啦,笑聲與淚水都是少不了的。

我搶在聚會快要結束前,上台草草分享了一些對雅芬姊的尊敬與感謝,但仍覺得意猶未盡。

回到家我跟胖胖說:以往我們也歡送過其他弟兄姊妹,年齡資歷與雅芬姊相當的也不是沒有,但我總覺得雅芬姊與眾不同;我也相信她回到台灣之後,仍然會關心我們教會,為我們禱告,她對我們的影響也不會間斷…。

講到這裡,想起這陣子為許多的事情憂傷煩心,覺得很想跟雅芬姊分享,請她為我以及我所掛念的事情禱告。胖胖不太贊成,因為她覺得雅芬姊都要回台灣了,不應該再讓她煩心。

昨天也就是週一我去電台上班,也跟洪七公提到此事。他倒覺得主意不壞。不過對於雅芬姊能否對某些問題提供解決方案也有疑問。我說:我不覺得雅芬姊能夠有什麼特別的辦法,但我希望能夠讓她曉得一些事情,請她為教會、為同工禱告;同時我也希望能夠從屬靈前輩那裡得到一些智慧與鼓勵。

於是我就撥了電話給雅芬姊,約好下午三點到她家。

我們分享了許許多多,從整個教會的發展,到最近一些讓我煩心的事件(基本上這陣子我部落格「限閱」或「鎖碼」的事情我都提了)無所不包;中間洪七公也電話call-in兩次,主要是要跟雅芬姊說明關於教會建堂的情況,因為司提反畢業典禮當天雅芬姊曾問到此事,但七公沒有機會詳述。

絕大多數的事情都沒有立即而明確的解決方案,但雅芬姊卻以她的親切、幽默與屬靈的愛心給我很大的安慰與鼓勵。聊到了傍晚六點,雅芬姊提議我們一起禱告。這是我求之不得的。於是我們就低頭閉目禱告。

我禱告時講話速度一向很快,但由於心頭重擔很多,因此也禱告了約莫四五分鐘吧。隨後雅芬姊開口禱告。她的禱告詞當然也有許多是聖經當中的智慧,但有更多是出自內心的關懷與愛心,迫切地將弟兄姊妹與教會的需要帶到神的面前,為牧者、執事、有需要的弟兄姊妹提名禱告;此外,當中也有靜默的時刻、有單純呼求的時刻、有流淚的時刻,也有宣告得勝的時刻…。

禱告完畢,我們又聊了約莫十幾分鐘,告別時已經七點(不難算出她懇切禱告了多久)。我半開玩笑地說:昨天這麼多人歡送你才一個多小時,我一個人今天就占用了四個鐘頭!

四小時之外,我還「賺到」了一個hug,以及雅芬姊的美好祝福-

「斑尼鈍,你很可愛。神要用你。」

衷心祝福雅芬姊旅途一切順利,相信她必定繼續為神重用,隨時隨地活出聖經的見證。也希望我能不辜負她的期許,能夠靠主剛強壯膽,更有智慧與愛心來服事眾人。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