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星期六在教會開執事會,正在禱告的時候,手機突然震動起來。

禱告結束之後,我瞄了一眼,是Lisa打來的,不但顯示Missed call還有Voice message,於是我趁著討論事項比較不重要時到會場外聽留言。

Lisa的母親在去年年底突然發現罹患癌症,由於發現得晚,癌細胞已經擴散。Lisa 是個積極進取的人,工作上盡心盡力做好自己的一份之外,對同事對朋友也盡力幫助,是那種極具責任感的大姊姊典型。由於怕增添親友的心理負擔,因此她絕少向人提起母親罹癌的事;而我也是在輾轉得知並且致電問候之後才比較知道詳細的狀況。然而她仍絕少對我提起母親的病況。(註一)

我在致函問候時,提起她不妨考慮與我教會的好友,先前曾有幾面之緣,從事癌症藥物研究的唐博士聯繫,或許可以取得一些比較實質的醫療協助和建議。而她也在母親療程效果不佳的情況下,開始諮詢唐姊妹的意見。然而對於其他朋友如我者偶爾所表達的關心,仍然非常客氣地致謝。

由於有這樣的背景,因此當我看到是她打來時,連忙抽身去聽留言。她在留言當中以一貫開朗的語調說:她剛剛有點事情想找唐姊妹,只是人在外面手邊剛好沒有電話號碼;現在已經回到家了,所以不必麻煩了;又謝謝我最近幾次送吃的給她們,要我千萬不要再麻煩了云云。

原本我想事情已經解決了就好,但又一轉念:何不趁機回個電話問候?畢竟我已經好一陣子沒有跟她交談了;上次見面更已經是去年聖誕節前夕。於是我就回撥了電話。
電話中Lisa還是以輕快的語調謝謝我回電,並且告知她已經找到了唐姊妹的電話,然後對我與胖胖這陣子分享給她家的一些自製豆漿、涼拌豆干等等的簡便小吃一再感謝-其實她已經要老公打過兩次電話來留言了,但她說她在一旁聽老公講話,覺得太幽默了表達不出誠意…。

我要她不用客氣,因為這些東西都是順便做的;但她堅持說就算是順便做,做多做少花的工夫也不一樣,胖胖上班已經很辛苦了,千萬不要再增添麻煩;然後又說自從媽媽生病以後,她都跟朋友強調健康的重要,再有錢都買不到健康,因此更不要我們過度操勞。

在聽她一如往昔地,以輕鬆愉快語氣連珠炮般地分享告一段落,預備結束對話之際,我隨口問了一句:你媽媽的情況怎麼樣了?治療還順利嗎?

原本我預期她大概會客套地,簡單地說一切還好,或者老人家生病需要一些時間之類的話,然後謝謝關心之類的,但沒想到她這次卻直接對我說:醫院已經放棄治療,她母親也出現了末期症狀。醫院建議家屬考慮居家安寧照護,讓病人停止積極治療(如化療)以減少痛苦。她想要找唐姊妹,就是希望請唐姊妹幫助她尋找其他適當的醫療機構來診斷,取得第二意見(Second opinion)。當她說到「我們做子女的,總是不想這麼快就放棄」時,已經在電話的那一頭飲泣。

當時我極度錯愕-雖然原本就曉得她母親的病況並不樂觀,但沒想到惡化得那麼快;Lisa這個人青少年時即赴美留學,人生路程中也面對過許多風浪,因此平常無論怎樣困難的事,她也總能積極地、堅強地,甚至可說是頑強驃悍地面對。而這次在我毫無預期之下,這位曾給我無數幫助與正面積極鼓勵,如同大姊姊一般的朋友,居然寥寥數語之後就傷心無法自持,足見母親的病對她的打擊與壓力。

我當下除了請她多保重之外,真的也沒有別的話可說…。

昨天唐姊妹託我致送一份東西給Lisa,大概是卡片、CD之類的。當我與胖胖抵達她家時,她已經帶著女兒去探望母親了,只有老公還在家。我們交談了一會兒,得知Lisa自己在照顧憂心母親病情又得兼顧工作與教養小孩,蠟燭兩頭燒的情況下,身體狀況最近也不是很好;情緒上更是不穩定;而篤信佛教的她們家除了覺得人生無常,要更虔心禮佛外,似乎也別無他法。

稍後我跟唐姊妹聯繫,也得知Lisa的母親雖然堅強地面對現實沒有放棄,但也多少覺得這是否跟前世的業障有關,情緒上要平靜也不容易;Lisa更在與交情其實並不很深的唐姊妹談話過程中透露,她面對母親的病有著深深的自責。身為長女的她一向有著極強烈的責任感,對於突如其來的打擊,她深深感到無力,覺得假如早點注意到就好了、假如她有更充足的醫學知識可以跟醫生更詳細地討論病情、假如…

聽了這些,我內心有一種深沉的痛。這個一向開朗樂觀,習慣於照顧人、幫助人,永遠坦然面對問題,積極進取的朋友,面對母親的苦難,原先也以一貫的堅強來面對,甚至刻意地對自家親戚與我們這些朋友隱瞞近況,只為了怕給人帶來心理負擔(她說讓別人知道只是給人增添壓力)。然而就是因為太堅強,面對這種靠人難以克服的景況,所受的打擊也就分外地沉重。

這令我想起教會的姚弟兄(註二)。姚弟兄的母親傳出罹癌的消息幾乎是與Lisa的母親同時,但姚弟兄的母親當時已經是末期,從發現到治療到離世只有短短一個多月,這對姚弟兄及家人來講,自然也是極大的震撼。然而姚弟兄的母親與家人在這段期間先後認識了基督,並且接受了祂成為救主,從而獲得了今生的安慰與永生的喜樂。護士曾說姚媽媽在牧師為她禱告唱詩之後整個人立即平靜下來(包括生理與情緒)是她前所未見;而我們幾位弟兄姊妹在姚媽媽去世前一天也曾探望她,當時她雖在沉睡中,但從她的臉上卻可看見無比地平安與祥和。

生命始終是個奧秘。人的一生中或多或少總會想要參透,更有許多人想藉著自己的努力得著今生的平安與來世的福報。然而人是軟弱的,面對太多無法預料、無力解決的打擊,無論怎樣的修為,多少都會有著無奈、不平甚至恐懼。信了耶穌之後,我在生活中的每一天,或順境、或逆境,都能夠感受到主所賜的喜樂與平安;而周遭的主內弟兄姊妹及他們的親友,也有太多奇妙的見證。即便是同樣面臨人生最大、最後的考驗時,他們的見證也同樣地安慰我們、激勵我們。姚弟兄的母親鄧老師如是,胖胖的祖母(註三)亦如是。

我衷心期盼神親自保守安慰Lisa全家,賜福保護他們,讓他們都能有機會認識那位賜今世平安與永生盼望的神;無論未來要面對的是如何,都能夠交託在主的手中,以天堂喜樂的確據,代替面對未知的恐懼與因果報應的憂傷。

有一首詩歌常常會在特別聚會結束時唱,叫做《願主賜福保護你》:

願主賜福保護你 願上帝用祂的臉光照你
賜你平安 賜你平安
願上帝用祂的臉光照你
願上帝賜你恩惠
願主賜恩惠 賜恩惠給你 阿們

什麼時候,她們可以與我們一起,在這樣的詩歌中讚美神,並且得到從神而來的,真正平安的福份?

繼續為她們禱告...



註一 請參見《猜心》。

註二 請參見《安穩在耶穌手中》。

註三 胖胖的祖母篤信佛教,每日虔敬地從士林家中搭火車到北縣忠義一家廟宇事奉,若遇颱風火車停駛則走路,六十餘年而不綴。七十餘歲時發現乳癌,隨後長期對抗病魔。八十四歲時決定放棄原有信仰,歸於主耶穌基督名下。剛決志要信主時,曾多次有牛頭馬面在夢中騷擾,阻止她信耶穌,在牧師為她禱告後即不再有,隨後每日在家辛勤研讀聖經,遇有不明白處則記下,等兒孫下班返家後詢問,生命充滿喜樂。1997 年因乳癌所併發之敗血症去世,安詳喜樂回歸天家,享年八十六歲。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aineNewJersey
  • 胖胖祖母的见证真令人感动。以我亲身经历,照顾癌症家人最大的挑战就是眼睁睁看所爱的人受罪。化疗带来很多痛苦,放弃化疗之后身体上仍然有很多疼痛和不适。那时我哥哥不能吃、不能喝不算,还不断拉血吐血,痛起来时浑身冒汗,整件衣服湿透,必须立刻注射吗啡,种种折磨,看在作妹妹的我眼里,情何以堪!
    真是求神怜悯Lisa的母亲,让她在有生之日认识祂,肉体虽然坏去,心灵却能得着平安,并有永生的确据。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