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幾天,我們新聞部收到一件未署名的傳真,大意是說要嚴重抗議我們報導不公,因為現在是救災的時候,應該要大家團結;此人又說我們曾在報導中講政府的不是....最匪夷所思的,就是文末話鋒一轉,幾近無釐頭地提到就是蔣經國仍在,也不見得處理得比現在好。過了約莫三天,台灣媒體傳來丁遠超投書抨擊李濤,說李濤曾要觀眾「不要相信政府」,引起李濤開記者會激烈反彈,並指出總統府可隨時調閱丁文所指之「全民開講」節目影帶;李濤並為連日來收到一些看似有計劃的抗議信,要他們少批評政府等等,表示憤慨與無奈。

這兩件事,頗有異曲同工之妙;至少顯示出海內外都有人支持政府救災之際,見不得媒體對當道有任何的批評。但是,本台報導中除TVBS和我們做電話連線記者提到政府效率不彰,「民怨正在累積」之外,並無任何批評當局之言;「全民開講」的李主持人,也表示他絕沒有叫觀眾不要相信政府。至於蔣經國先生,至少在敝人一週來追蹤海內外媒體報導時,沒看見聽見誰提到。

救災效率如何,百姓自有公斷,不是當權者自吹自擂,或要媒體閉嘴就可以改變的。沒有人認為一個政府生來就是萬能,也無人懷疑政府在此時希望救災賑災復原的誠意;但是,對外界的指責不但不加檢討,反而動不動扣人「別有用心」「分化團結」的帽子,這種專制官僚作風,令人髮指。

高官佔用台灣寥寥無幾的直升機,以及地方官員救人寶貴時間是實情。先不管什麼壓死人是不是故意,至少,外界的指責其來有自。而全國大小官員朝野政黨多年來奉為神明的大總統以極為不耐煩甚至蠻橫語氣辱罵災民,也是眾目睽睽之事。對民間反應毫不檢討,把一切歸咎於為總統大選破壞政府形象的政治陰謀論,我們只能說,這是以己之心,度人之腹。為什麼有人會在此時提起蔣經國?因為他勤政、清廉、親民,一襲夾克走天下,開會視察吃排骨便當仍甘之如飴。相形之下,當道平時錦衣玉食,前呼後擁,除了用百姓血汗錢與富賈大亨「餐敘」「球敘」之外,傳出的盡是些官商勾結與黑金政治疑雲。前往災區視察,見災民上前哭訴,竟也面露不耐,甚至避之惟恐不及,彷彿災民有瘟疫一般。我不知灣區這位觀眾是否為當道死忠者,但至少欲蓋彌彰,反而突顯當權者的不是。至於連副總統發言人丁先生對李濤先生「莫須有」的責難,你我都是明眼人,不提也罷。

「士大夫之無恥是謂國恥」。有這麼多的「政治菁英」身居要津,卻鎮日只知捧上欺下,大言夸夸,你我小老百姓,已全然無言以對。九二一不僅是國難日,更是國恥日。但盼同胞記取日來所感,往後嚴格監督政府,不要為短線政治利多或花言巧語所惑。否則容我說句不中聽的:「國家將興,必有禎祥;國家將亡,必有妖孽」!(1999/9/28)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