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李登輝總統所提的「特殊國與國關係」(簡稱「兩國論」)搞得海峽兩岸天翻地覆,遠在美國的我們華人新聞工作者,同樣也人仰馬翻。國際間認為李總統是個專找麻煩的頭痛人物(a trouble maker),國內則有人反對,卻也有人擁護。吵到後來,似乎已經沒人真的在乎,甚至搞得清楚他的原意,只有贊成、反對以及衍生而來的政治詭辯。

就我個人的感覺,其實這次李登輝「特殊國與國關係」就和以前他和日本作家司馬遼太郎充滿日本情結的對話一樣:平心而論,內容並不能說有太大的錯誤,但是卻引起軒然大波。我想主要的原因,除了他發言的時機與身份不適當、政治原本具有的複雜性,與各方不同的利益糾葛之外,最主要的因素,就是其行為的「動機」。

為什麼李登輝總統每次講話都會搞得天下大亂?因為人家認為他贊成台獨。

而為什麼李登輝總統已經講了一百多次反對台獨,全世界的人幾乎仍覺得他主張台獨?

我個人覺得,這是因為他不誠懇。

李登輝的「直爽」、「跳躍式思考」舉世聞名;但是他講話翻來覆去,睜眼說瞎話,也是人盡皆知。小者如一些政策支票或是某些職務安排,大者像是國代委任直選改公民直選、以及是否競選連任等問題,福至心靈信口開河在先,大小馬屁官圓謊擦屁股在後,屢見不鮮,屢試不爽(反正「民意如流水」!)。乍看之下好像他仍意氣風發,別人莫奈他何;殊不知謊話說多了,不但別人不再相信他的話,更有甚者,動機亦遭人懷疑。

有道是「誠於中而形於外」。一個人內心誠懇,言行自然而然流露一股正直之氣,別人也自然而然地相信,並多半予以尊重。反之,經常反反覆覆,或是表裡不一的人,不但話不為人所信,人格也將為人所輕。何況「君無戲言」,一個經常前言不對後語的元首,被罵「老番癲」還是其次,政策或言論被人猜動機,扣帽子,才真正是得不償失!

其實,撇開原本就講究權謀、爾虞我詐的政壇不說,你我身邊,就有許多類似的事情天天上演。夫妻猜疑吵架,可能是源於其中一方「善意的謊言」;同事失和辦公效率低落,也許是主管喜用權術、分化離間的結果。或許現代社會緊張忙碌,爽個小約、撒個小謊你不以為意;或許人際關係複雜,不用「厚黑學」、「孫子兵法」你就怕不能有效地領導統御。但是,一個人的誠懇是看得見的。若誠信二字寫在臉上,雖不見得無往不利,但基本上你講話遭人懷疑的機率會小些,辦事成功的機會就大些;相反地,講究權謀,虛情假意的笑面虎,能唬人一時,卻騙不了眾人一世;而往往在你最需要眾人支持的時候,卻也是大伙兒洞察真相,棄你而去的時候。我並不是說做任何事、說任何話都得傻傻地和盤托出,不用任何技巧,但是,技巧不該是欺騙,而任何技巧的背後,也都必須是「誠懇」與「善意」。這層道理可謂人盡皆知,奈何就是有這許多人愛耍機巧,以為能玩弄他人於股掌間,搞得天下無寧日,人間互信盡失。

「誠實為上策」「百術不如一誠」。或許一時間失意,但久而久之,人們終會瞭解你,進而為自己贏得該有的敬重。

「誠於中而形於外」「相由心生」。靠權術得來的東西是短暫的,當你的內心被人看透時,一切的手段、詭辯,都將為人所不齒。

不太聰明、拙於應對的我,選擇「儘量」以誠待人(我不是聖人,只能儘可能要求自己),目前為止贏得的友誼與信賴似乎比吃的虧來得多。賢明的看倌,您以為如何?(9/15/1999)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