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完全無關公車教學的真實故事。
 
2005年十二月初,我剛搬新家,還有許多東西在倉庫裡(註一),家中一片混亂。當時我已經不在小鬱老師的公司工作,但還是以接案方式幫她做些專案的翻譯工作。
 
那時家母剛來美國一星期,只剩父親一人在台北家裡,預計聖誕節來美國渡假全家團聚。老爸距離上次來美已經六七年,由於公務員出國還是比較麻煩,因此打算等退休後再來看看我們幾個兒子家長得什麼樣子;為了這次大團圓,大家排了休假,出遊的飯店也訂了,老弟更打算開著新買的七人座休旅車帶老爸四處走走。前兩天老爸電話中很高興地說美簽辦好了,但是他有點感冒不舒服;媽媽則要他去看看醫生,接下來就沒消沒息了。由於老爸是那種一天會打很多通給媽媽的那種先生,因此媽媽一天半沒接到電話,心裡就七上八下。

起先我們安慰媽媽說或許是老爸出門忘了帶手機,但從早等到晚仍舊沒消息,大家開始感到不安;後來媽媽設法找了台北的阿姨與胖胖的父親去家裏按門鈴,無人回應之下,找了消防隊爬進去,才發現老爸早已沒有知覺。送醫後確定他是在寒流夜心肌梗塞,於睡夢中過世。距離預定來美日期不到兩個禮拜。
 
得知消息時正值午夜,突如其來的噩耗讓全家手忙腳亂。哥哥先陪媽媽返台處理後事,我則和老弟辦理授權書等相關文件(註二)。天一亮我就準備帶著老弟跑經文處(註三),出發前撥了通電話給小鬱老師,告訴她我這幾天暫時不能接翻譯了。
 
電話那頭的她非常震驚,在她大概詢問情況並且問候我之後,我對她提到工作的事,她毫不考慮地說:「這種時候就不要擔心工作的事了!假如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盡管說!」當然那時我一片混亂,既沒有聊天的心情,也沒想到什麼需要幫忙的,於是也沒講太多,道謝後匆匆掛了電話。
 
雖然辦的是急件,但畢竟是公文書,還是需要兩三天。經文處人員告知文件可以親領、郵寄或是請人代領。由於還在忙搬家交屋等手續,為了拿文件跑一趟舊金山市區實在不太經濟,因此委託在市區上班的小鬱老師跑這一趟。
 
返台前夕我去她家拿文件。一開門,她就急忙引領斜靠在門框上,一臉鬍渣夾著倦容的我進客廳。
 
「怎麼樣?一切都還好嗎?」她一面遞給我公文袋一面問。「檢查一下看東西對不對。」
 
「我哥帶我媽先趕回去了。他說我媽情緒很不穩定,希望我們趕快回台灣。我這裡還亂七八糟,還有很多家具在倉庫,就只能等回來再慢慢搬。我弟有時候也會突然傷心起來,因為他是小留學生,國中畢業就離家,很少有機會跟我爸相聚…。」

她也是帶著弟妹早早出國求學的,很能體會這種心情。然而陪我們嘆氣之外,她也希望能提供具體的幫助:「那有沒有什麼我們可以幫忙的?」
 
「你可不可以幫我保管我家鑰匙?我們兄弟三家都要回去,只有我嫂嫂會留下,但是她家比較遠又要照顧三家,我是想假如我家臨時有事情的話,可能需要麻煩你就近照顧一下...」
 
「沒問題,就交給我吧。有什麼事情就打電話或者寫信來。」「你也可以告訴你嫂嫂我的電話,有事情就聯絡我...。」
 
安頓好父親後事之後,老哥、胖胖與弟妹先後回美上班,我跟老弟則把家裏其他事情料理到一個段落,再硬押著媽媽跟我們回美。原本她說家裏沒人不放心,但我們更不放心在此刻讓她獨自住在台北,何況聖誕節與新年即將接踵而來,這種節慶氣氛她哪裡承受得住?

 



「你媽媽還好嗎?」小鬱老師邊還我鑰匙邊問。「可能在美國先住一陣子比較好吧。」

「她精神還是不好,我們這陣子也不會放她回去,至少過完農曆年再考慮。」

「以後要怎麼打算,可能你們兄弟也要討論一下。」

「不曉得... 她雖然拿綠卡很多年,但一直飛來飛去,從來沒有在美國長住,要申請公民還得幾年。」我說,「我媽英文不好也不開車,而且,留下來長住的話,醫療保險會是最大問題... 」

「不過這是你們早晚要面對的事情。我們做子女的,本來就得為父母打算這些。」她正色道:「我父母剛退休來的時候也碰過類似的問題,我也有一點點經驗,假如需要的話可以找個時間聊聊,順便陪你媽媽聊聊天。」

 



「是你老闆要來啊?」我媽媽很緊張。

「她現在不是我老闆啦... 記不記得,她有一次要我帶一盒玫瑰紅茶送你,後來你回贈你自己畫的茶具組?...」

「喔就是她啊?你先前在她手下做過事,現在不也還在幫她?那還不就是你老闆?」媽媽那一輩的人都對我們子女的師長主管心存敬畏,這陣子精神恍惚就更緊張了。「那我要怎麼稱呼她?經理還是...」

「叫名字就好了,她跟我差不多年紀啦。」

這些緊張都是多餘的。「張媽媽好!我是斑尼鈍的朋友小鬱,他是我先生...」門一打開,小鬱老師就熱絡地跟媽媽打招呼,好似早已熟識一般。

趕緊引領大家落了座,胖胖開始端茶點水果,我則在一旁招呼。當然啦,需要我的地方不多。

「上次您託斑尼鈍送我們的茶具好漂亮!實在太不好意思了!今天總算有機會跟您當面道謝!...」這倒是真的,我媽媽送她的那套茶具的確畫得很好看,我自己都沒有呢。但是話又說回來,若不是小鬱老師當初聽到我媽媽來灣區,主動跟素未謀面的媽媽分享她的茶葉,且又一直對我如此照顧,我媽媽又怎麼會主動致贈作品給從未見過面的她?

「不好意思,我女兒Sophia在外婆家沒有來。她也喜歡畫畫,先前一直吵著要見會在茶壺上畫畫的婆婆呢...」

小鬱老師夫婦倆跟長輩聊天的技巧真不是蓋的,不一會兒氣氛就十分熱絡,媽媽的忐忑不安完全消失了。其實也不能說是「技巧」,因為她們的確是真心地關懷我媽媽。

「您這次有沒有打算停留久一點?我聽斑尼鈍說您有綠卡但是不常待在美國是不是?...」寒暄一陣子之後,她不留痕跡地切入正題。她跟媽媽介紹了關於Social Security (聯邦社會安全保險)、Medicare (聯邦醫療保險)以及Medi-Cal(加州醫療補助)方面的常識以及資格計算方法,一方面分享她們家的經驗,一方面也替媽媽做了些簡易的估算,並提出了具體的建議與注意事項。

厲害的是,她在聊天與詢問的過程中,完全沒有提到任何關於我父親的事。原本我想,假如要談在這裡住多久、以後是否打算長住等話題的話,免不了會提到這方面;但是她就有本事讓我媽媽完全沒有聯想到父親過世這件事情。

兩三小時很快過去,大家互道晚安,期待再相會。「謝謝你們的招待!張媽媽,下次再請您到我們家來坐坐!... 」「一定一定!我一定要看看你們家的小公主... 」

看著她們在門口又擁抱、又拉手的,真的好像自家人一樣。站在一旁的我忽然想起:從小到大,媽媽老說想要個女兒,說女兒比兒子貼心得多...

揮別小鬱老師夫婦關上門,媽媽回過神來:「啊,她們知不知道你爸剛過世?」快過年了,她應該是怕小鬱老師覺得觸霉頭吧。

「知道,」我連忙回答說,「就是知道她們才來陪您聊天的。」

「這樣啊...」

 



註一 由於我們是換屋,原先的房子也要賣,所以租用倉庫將大部分家具存放其中,以利舊家佈置展售。


註二 海外華僑要授權國內家人處理遺產等事宜,必須要有駐外單位公證過的授權書。授權書格式固定,填好後交由駐外單位認證。


註三 駐舊金山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Taipei Economic and Cultural Office in San Francisco)的簡稱。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Elaine
  • Next time is your turn to inform me about Medicare, social security, etc.
  • 嗚~都還給老師了.... ><:

    金屯 於 2009/02/12 13:24 回覆

  • Sophia
  • 一個亦師亦友的情誼
    小鬱老師真是一個聰明又有智慧的女人!
  • 我發現你很喜歡強調她是個"女人"耶... 這個"女人"如何、那個"女人"怎樣... 感覺似乎有點兒....我也說不上來...(老?) :p

    金屯 於 2009/02/13 14:28 回覆

  • Alice
  • 我不知道你父親過世的背景狀況, 原來是這樣. 看了我有點"心驚膽跳". 我知道這消息是從我姑丈那裡, 等我下次見到你媽媽時, 她已經可以滔滔不絕地分享她怎麼走過來的歷程.
  • 你的意思是說你已經聽我媽媽講過,還是覺得下次你們見面時她應該可以分享?

    金屯 於 2009/02/13 14:26 回覆

  • Alice
  • 喔. 我是說從知道你父親的事情到見到妳媽媽, 已經看不到她悲傷的樣子了. 也能侃侃而談他的心路歷程.
  • Got it. Thanks!

    金屯 於 2009/02/15 15:06 回覆

  • 悄悄話
  • Ponpon
  • 唉,我輸了!
  • I told you.... :p

    金屯 於 2009/02/15 15: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