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再考慮一下?我不隨便收學生的。」

「呃… 我們… 還是先不學好了… 」

每當我提起這故事,智寧姐姐(註一)就一定會說:「豬頭!豬頭!」

這已經是善良單純的智寧姐姐有限的負面詞彙庫當中,用來形容愚蠢的最高級形容詞。而我呢,也只能苦笑著。

應該是1989年吧。那年我才大一,跟淡江合唱團的兩位學長一起,被指揮燕子老師(註二)徵召去替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計畫成立的青年歌劇團首演跨刀參與男聲合唱。當時演出的「花田,又錯!」(註三)從主角到合唱團員絕大多數不是聲樂老師就是音樂系學生;而由於音樂系多陰盛陽衰,因此指揮杜黑老師(註四)才會請合唱指導燕子去大學合唱團找人。

經過一個暑假的密集訓練之後,我們完成了六場演出。曲終人散之際,女聲合唱團員張惠娟(註五)問我:想不想參加成明合唱團?


The Mikado 劇照  

The Mikado 劇照 2 

「花田,又錯!」劇照

 

成明合唱團是當時台灣著名的合唱團,以中國民歌和藝術歌曲等聞名。創辦人兼指揮成明老師是上海的著名聲樂家,1974年移居香港,隨後在香港創立「成明合唱團」風靡全港;1983年赴台灣定居,除了舉辦獨唱會,掀起一股中國民歌風潮之外,並在台灣也創立「成明合唱團」,同時也在音樂系所擔任教授。

而當時大四的張惠娟就是成老師在文化音樂系的學生。活潑俏皮的她在排練期間,經常跟我們男生打成一片,而我跟同為Bass的學長萬爺也因為性喜搞笑,所以跟她也經常閒聊。

張惠娟與我  

張惠娟與我的搞笑紀念照



惠娟在畢業後赴義大利留學之前,把我們兩個介紹給了成明老師。於是我們就到了成老師位於敦化南路的家。

這是初出茅廬的我們首次到這樣一位名歌唱家、名教授的家,內心頗為緊張。成老師以他帶有上海腔的國語親切地招呼我們,把我們引進他的琴房。琴房不大,成老師熟練地坐在立式鋼琴前,很快地彈了些美妙的音階(聲樂家也得會彈鋼琴啊!我那天才知道),然後幫我們發聲。

在男中低音裡,我跟萬爺都算音域廣的,萬爺音色溫暖底氣足,我的中低音音色也還算渾厚,成老師頗為滿意。除了錄取我們成為合唱團員之外,更出乎意料地詢問我們,想不想跟他學聲樂。

我們兩個菜鳥當時可說是受寵若驚。成明老師當時在國內樂壇的知名度與影響力不在話下,他每年總會有個幾場獨唱或者搭配合唱的音樂會,他的學生也都有機會在音樂會中擔綱獨唱。許多主修聲樂的學生都希望能夠成為他的門生,業餘愛好者更不在話下。

面對航空系的萬爺跟圖書館視聽教育系的我兩個窮學生,成老師開出的學費是每小時五百元台幣。這種優惠到不行的價格,不要說成明教授了,就算是一般的歌唱班或者教小朋友的鋼琴家教,當年學費多半也不只此數。

而且當我們猶豫了幾秒鐘之後,成老師還說:「或者兩個人share一小時也行。」

也就是說,我們每週只要花二百五十元新台幣,就可以上成老師半小時的聲樂課,在老師家接受一對一的指導,並且名正言順地成為他的門生(註六)!

但是或許當年是真的窮吧,抑或是不覺得自己會把唱歌當專業,因此我們還是面面相覷地愣在那裡。

於是成明老師就問了一開始的那問題;而我們在房間門口小小聲商量之後,也回復了前面的那句話。

廿多年過去了。成老師已經退休,萬爺舉家移民加拿大。而我呢,輾轉唱過幾個合唱團之後來到美國。在美國的頭十二年,除了參與教會詩班之外,一直沒有機會重溫合唱舊夢。直到今年年中因緣際會地加入了灣區的青青合唱團。

「志彬唱歌很好聽… 」

「妳又沒聽我唱過怎麼知道?」智寧在節目裡不只一次提到這個,而我下了節目也必定會反問她。

「聽你的聲音就知道啦。這種就是祖師爺賞飯吃…」承蒙搭檔看得起當然好,但是若接著聊下去,被虧豬頭就是必然的結果了。

當然,若我真的成為成老師的弟子會不會有出息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有答案,而我也非常滿意我目前所擁有的一切;只是偶爾,很偶爾,在跟老婆或朋友談到唱歌這回事的時候,或是更偶爾地在報端見到昔日戰友(註七)消息的時候,會有一些些的失落。

為了每週二百五的學費悵惘至今。不是豬頭,又是什麼呢?

 


註一 曾智寧小姐是南加大音樂研究所碩士,雙主修豎笛和鋼琴。是豎笛演奏家,也是前台北愛樂古典音樂電台節目主持人,更是我現在的主持搭檔。早在她成為我搭檔前幾個月,她就曾經為了推廣本地一個音樂活動上我的節目。當時我就告訴她這件往事,並託她打聽成明老師的消息;而她成為我的搭檔之後,這件豬頭故事就成為我們私下的笑談之一。

註二 燕子是蘇慶俊老師的綽號。蘇老師當年是淡江合唱團的指導老師,也在台北愛樂合唱團擔任助理指揮工作;後來蘇老師到美國西敏合唱學院深造取得指揮碩士,回國後任教於輔大音樂系,並創辦了福爾摩沙合唱團(Formosa Singers)。那時我已經退伍,某個晚上他剛好駕車路過金山南路,看見我陪胖胖在等606公車,於是突然停車在我面前,搖下車窗邀我入團。所以有一段時間,我是同時在以中國歌曲聞名的成明合唱團與擅長西方合唱的福爾摩沙擔任團員。後來福爾摩沙在推廣本土合唱方面很有成就,也多次獲得金曲獎等榮譽。

註三 當時創團首演的劇碼是英國著名喜歌劇The Mikado,劇情是講一個日本王子逃婚到鄉間認識一個美麗姑娘,與天皇指定的兇悍未婚妻和一位從死刑犯變成大法官的男士等一干角色之間的戀愛喜劇。因為劇情跟中國傳統京劇「花田錯」有異曲同工之妙,因此當時的中文劇名就叫做「花田,又錯!」。當時的演出反應十分好,但是後來招生並不順利,所以青年歌劇團就無疾而終。若干年後我得知台北愛樂基金會成立了青年歌劇團,但是在他們的網站上,並沒有記載當初這段「史前史」。

註四 杜黑老師是台北愛樂文教基金會執行長,也是國內知名教授暨合唱指揮家。雖然我只跟杜老師有一個暑假之縁,但後來也有幾次應邀跨刀參加愛樂合唱團演出。多年後某次跟幾位合唱團朋友到愛樂去,杜老師還一眼就認出我。原因是「你那副狗牙化成灰我都認得!」(我的犬齒很尖,可以直接扮吸血鬼不必裝假牙套。)

註五 張惠娟是文化大學音樂系國樂組畢業,主修聲樂,後進入義大利Vicenza音樂學院,以最高成績榮獲演唱家文憑,活躍於國內外音樂界。她學成歸國在國家音樂廳舉行首場獨唱會的那晚,就是我移民來美赴機場搭機之時,所以無緣得見她的演出。那天下午我是在行李收好之後散步到國家音樂廳,看到海報才知道的,趕緊去信義路上的花店訂了個花籃託店家晚上送去。後來我抵美之後曾跟她電話聯絡,她以隻身在海外留學過來人的身分鼓勵我,剛移民一定會有很多困難要忍耐。可惜一晃眼十多年過去,後來再也沒機會聯絡了。

註六 音樂界很重視師承。修過某某老師大班課或者參加樂團合唱團接受過指導,都不真正算是出自某某老師門下;只有入室弟子才能在履歷表或者節目單上堂而皇之地寫下「師事某某教授」之類的話。

註七 昔日戰友除了前述的張惠娟之外,還有好比說同樣唱男生合唱的夥伴,世新合唱團的王典(後來赴德國深造並考入法蘭克福歌劇團,2010年獲得新加坡國際聲樂大賽冠軍,隨即應邀在台灣雙十國慶與資深藝人白嘉莉、王芷蕾共同領唱國歌,當時也被媒體稱為「台灣之光」)、當年唱南奇普王子,後來同為成明合唱團員的陳威光(他是成明老師指導的音樂系學生,後來也成為知名男中音並從事教職,但當我幾個月前再次看到他的消息時,卻是他因病猝逝的噩耗),還有當年一起唱成明合唱團的淡江學弟周明宇(後來也去讀了東海音樂研究所,現在除了教授聲樂之外也活躍於台灣的音樂劇場界,也曾出過唱片)等等。令我與有榮焉呢。

王典與我

 我與王典

王典獲獎 

王典榮獲新加坡國際聲樂大賽冠軍(2010)

陳威光  

陳威光

周明宇  

周明宇

(這兩天接連有不同朋友誇我歌唱的好,感慨之餘特以此文抒發之。)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jaqueline711
  • 哇學長,我也覺得好可惜餒~
    然後你的照片都貼的是濃妝搞笑版,昔日戰友的都是正常的帥照,應該也貼上學長你的帥照吧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