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週一跟週二,是我面對翻譯的大日子。

幾乎每個月,我都會接以前工作過的這家證券金融公司的翻譯。他們每月newsletter的文章不多,選上翻成中文的更少,但都是有代表性、有影響力的。

尤其是首席分析師的文章。她的文章多半是從總體經濟角度來分析全球金融局勢,從而對美國市場乃至於全球景氣提出預測。這公司雖然只是財星五百大,而不是前幾名的金融集團,但這位分析師的文章在業界卻有相當程度的影響力,也經常被全國性的媒體引用。

而她的文章除了內容較深以外,也因為要盡可能貼近時局,因此都是到最後一刻才完稿;偏偏她又喜歡使用一些極其複雜冗長的語句,以及美國的俚俗典故,因此對我來講是相當大的挑戰。而也因為如此,每月出刊的那週,我都得摩拳擦掌好好預備。

出刊的時間是每月第一個週四,她文章完稿時間則是前兩天也就是當週的週一。對於一般的電子報來講,兩天的作業時間其實已經不算很充裕 (大公司總要經過層層審核關卡與不同部門分層作業) ;而中文版又多了翻譯與審稿的程序,但出刊時間卻完全相同。因此中文部門與刊物負責人 (也都是老夥伴老朋友) 就要求我務必於拿到文章的次日,也就是週二中午交稿。

由於文章難翻時間又有限 (說是週一午後一點發,但通常都得兩三點才能拿到,還有過拖到四五點甚至更晚的;但交稿期限不變) ,因此我在以前四處兼差的年代,都盡量不安排週一跟週二的工作,專心應付這文章。即便是成為全職電台員工,我也跟老闆說好,週二讓我請假專心應付 (因為我上下班時間早所以週一不請假影響不大)。

然而這次卻有麻煩。晨間新聞負責人湯姊回台灣休假去,以往代班負責編新聞與主控的小焱子又突然辭職 (剛結婚老公就找了個洛杉磯的工作,因此決定離開灣區) ,我必須得補上新聞編輯主控的位子,連老闆May都得起大早親自下海幫忙播報,所以她這回實在無法准我的假,只能讓我在早上九點播完新聞後走,十點到十二點的粉絲樂翻天由搭檔智寧姐姐一個人扛。

May聽了我的情況之後還半開玩笑地建議我:你要不要乾脆在公司對面的飯店訂個房間?週一下班後直接去工作,週二一大早來弄新聞,結束之後再繼續去翻譯?這樣可以省不少通勤時間。否則翻譯到七晚八晚,隔天早上四五點又得爬起來,我看你也甭睡了…。

其實這建議頗有道理,但我實在狠不下心花那至少一百多塊旅館錢,所以當時未置可否。回家之後上網查,別說公司對面那家酒店了,方圓十哩內的大小旅館包含汽車旅店幾乎都得百多元,而且沒空房;再遠一點的有些有空,但是假如我已經開了十幾哩的話,跟直接開回家的差別也不大。

因此,我認真地考慮第二方案,也就是小焱子建議我的:開阿胖的大車去公司,下午找個咖啡館去做翻譯,晚上等大家都走了再回辦公室工作,若要睡覺的話就睡車上。這樣連旅館錢都省了,只是比較不舒服就是。

我現在還在考慮這方案,但是在此刻,又發生了一件令我非常感動的事。

今天早上智寧姐姐一到公司,就忙不迭地跟我說:「你不必找旅館了,我想那兩天一定有什麼大型活動,所以機場附近(我們公司離舊金山國際機場不遠)的旅館都被訂光了。」合理的推論,我心想。因為我也上網查過了。

但是她接下來說的話真嚇了我一跳:「我昨天上網去找,本來想說用我信用卡積的三千多點幫你換一間房,但是公司對面的飯店房價超貴要好幾百塊,而且統統沒有房間,附近的旅館也都客滿了…」

我真的感激地眼淚都快掉下來,也更感謝神給我的恩典:

其實我的翻譯並不是真的那麼好,現在市場競爭激烈,本地也好台灣大陸也好,又便宜又快的翻譯有的是,但我的老朋友們仍然想辦法幫我保有這生意;

電台平時人手就缺,我又是晨間新聞和節目主持,大清早上班沒人願意,但是May每次仍想法子幫我找人代班讓我請假賺外快,直到這次實在沒辦法才沒全准假。

至於搭檔的智寧姐姐,平常就待人慷慨熱心負責;行將離職的小焱子也處處幫我想辦法。這兩位主內姊妹給我的幫忙和照顧更讓我銘感五內。

下週一晚上或許我真的得睡車上甚至熬通宵。但是這些朋友的幫助,我會牢記在心。


後記 後來因為原文出刊可能會延遲數小時但不確定,我在接到消息後決定放棄,因為就算我熬夜不睡翻得完,也勢必影響翻譯品質,遑論隔天上午的工作表現,到頭來很可能兩頭不討好。雖然錢沒有賺到,但是我心裡覺得很踏實,也很感謝。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