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玲史瓦濟蘭之旅-睡在泥土上的邦尼薇

隨著世界展望會的卡車,
走了很顛簸的山路
沿途塵土飄揚,牛驢結伴成群,還有溪邊光著屁股洗澡的小朋友。

婦女們拿著人道救援登記表,等待著白米的發放,
圍著一團手牽手唱歌感謝賜與的恩典,
然後分組發放一共可以讓146個家庭受益的白米。
可是,米很重,阿媽們要怎麼搬啊?
只見邦妮薇和曾祖母尼蘭寇已經將米頂在頭上,赤腳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邦妮薇熟練地做起家事,生火、提水、洗碗和煮飯。
見到這麼多客人,她非常害羞,似乎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等待米煮熟的同時,
我將邦妮薇拉到屋前的板凳坐著,
拿了鉛筆請她在本子上寫下她的名字,BONGIWE
我也寫了我的名字CHILING,算是一個正式的介紹。
拿了一塊巧克力給她,一直低頭不語的她,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我,
然後先將一塊巧克力給了曾祖父,曾祖父說:「哈利路亞!」
曾祖母則是露出了笑容,而邦妮薇吃著巧克力的興奮神情,
比那天的陽光更燦爛。
然後我們又在本子上寫了一些別的東西,
也許將來的某一天,看到這筆記本,她會想起一個姊姊和她做在板凳的那個下午和一塊巧克力的滿足。

走進他們四人住的地方,
大概只有2坪用泥土及木頭堆積而成的房子,
有麻布袋當被單,還有取暖的材火。
無法想像這是可以住的地方,其實就是睡在泥土上,
難怪邦妮薇的皮膚上累積了一層層乾燥了泥土。
正當我對於這樣的環境感到憂心,
邦妮薇突然抱住了我,像一個小朋友般地撒嬌,
也許是我的錯覺,清楚的聽到她說:「Sweet」,
應該是巧克力她覺得味道很甜…
邦妮薇繼續講著我聽不懂的si Swati語,
抱著她,環顧這泥土屋,覺得很心疼……


米煮好了,先盛飯給曾祖父,
再給曾祖母及姑姑,
什麼配料都沒有,他們大口大口吃的津津有味,
今天的米晶瑩剔透,曾祖母也說特別好吃。
 
黃昏回去的陸上,
仍看見許多小朋友或婦女在搬運米袋,
天快黑了……找得到回家的路嗎?
也許每個地方都有不同的時鐘,
用他們的步調在生活。
 
今天晚上,睡在泥土上的邦妮薇好嗎?
她的願望就是可以開車到城裏去,
而所謂的城裏,不過離這兒40分路程,
那裏有商店、餐廳,和打扮過的人們,
而這個願望,甚麼時候可以實現呢?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