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許多不同地點與角度看海之後,離開了Mendocino,往下個主要地點:Hendy Woods State Park進發。


途中當然也少不了停車上廁所、賞風景之類的。

好比說這個Van Damme Beach,沙灘上就有露營地,隔著公路對面則是Van Damme State Park,裡面也有更多營地。


此外,Mendocino也是著名的葡萄酒鄉,一路上少不了葡萄園、酒莊與果園,直到與Sonoma  County接壤仍是如此(Sonoma跟Napa Valley連在一起,葡萄酒的名氣還略勝Mendocino一籌呢)。

至於這個Hendy Woods State Park是以一位提倡森林保護的Hendy先生的姓氏為名稱,區域其實也不大,但是有幾個規劃得還不錯的步道。

進去之前還是猶豫了一下:不知道是否會像先前幾個公園那樣以營地為主,缺乏景觀步道?八塊錢畢竟不少呢。

遲疑了一陣,還是自己付錢買了permit。這次仔細端詳了說明,把日期與車輛資料填上。後來我發現,不是人人都老實地付錢,至少在我旁邊的五六輛車裡面,總有一兩輛沒有擺出收據。

不過我想付錢也好,一來守法心安,再者隻身一人去健行,萬一出了什麼狀況,公園警察看了我填的日期也好處理。

我好好舒活了一番筋骨,呼吸了盼望已久的森林氣息,也看了些有趣的事物。

好比說這位樹屋隱士的故居 (Hermit Huts)。



他的一號樹屋就在告示牌後面,但我仔細閱讀之際卻沒發現,還往下走了一段路找不著,看了地圖再回來才看見;

二號樹屋就更鮮了,我循著地圖東找西闖還差點迷路,後來回到告示牌前研究再三,最後往來時路去走了一小段,才發現一個先前沒注意到的岔路,走上去沒多久便是。

至於為什麼要把靠近步道起點的訂為二號,把較遠的訂為一號並放告示牌呢?我猜要不是按當年那位大鬍子先生建造的順序,就是按照外觀(比較像營帳的列為一號)以及位置(靠近步道的列為一號)。不過無論如何也只是猜測,畢竟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話說這位Petrov Zilenko先生是一位二次大戰時期的俄軍士兵。他在戰事中負傷被納粹俘虜,並關入集中營。由於他是猶太教徒因此遭到迫害。後來他好像是找到機會搭漁船來到加州附近並且跳船游泳上岸,並在當地一家工廠工作。由於他沒有合法身分證明,因此當僱主要他出示證件時(可能是發薪水了吧),他就逃到這片樹林裡面,並度過了至少廿年。

他一直怕被遣送回俄國,因此建造了樹屋,並靠打野食與拾荒維生。附近農家居民知道他,會送他一些吃的穿的;而又以一位從事山野生態調查與攝影的女士與他最熟悉(因此才知道一些他的過去)。而他也很和善很客氣,若有人邀請他共食,他都會挑最小或最不好的東西;他也把自己跟樹屋附近打理得很整齊。

但是隨著年紀漸長身體衰弱,他居住環境週邊開始變得髒亂;後來他倒在路邊被人送醫,地方政府才知道這號人物。他於1981年8月31日病逝,估計時年約67歲。



我在抵達公園的當日遊憩區(Day Use Area,相對於過夜的營地而言)之後,先拿出昨天中午剩下的半個馬鈴薯三明治,配上從旅館裝的熱咖啡當午餐,接著就去走上述的Hermit Hut步道,以及另一條比較好走的Discovery Trail,看了看倒下的大紅木之類的東西。

走完回來已經相當疲憊,於是就找張野餐桌,躺在上面小睡了一陣。雖然不是很文雅,但既然樹屋隱士都能在此定居二十年,我小睡一下應該也無所謂吧。

離開Hendy Woods之後就往回走。路上也停下來拍拍照,好比說酒莊啊、綿羊啊。



臨要轉上US-101之際又福至心靈,拐到旁邊的Cloverdale小城瞧瞧。這小城的downtown只有一條街,但是房屋很別致;只可惜路邊的商家似乎關門的多,看來景氣不是很好。



上了101就是開車。轉上I-80之後車愈來愈多,到了Berkeley附近照例塞到不會動。歡迎回到灣區! (完)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laineNewJersey
  • 这篇游记是我最喜欢的一篇,不知道跟每张相片都看得到有没有关系?不过不单相片,文字部分我也觉得写得很有意思。:)
  • 好說好說...

    金屯 於 2010/04/14 13:23 回覆

  • lishuichenthai
  • Benny我也來了,你的視野果然寬廣些,個子高吧!很用心的遊記,我也跟著開了眼界!謝謝囉!
    怡惠
  • 呃... 是跟胖胖比嗎?哈哈,謝謝!

    金屯 於 2010/05/14 1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