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24 Thu 2009 08:48
  • 爭取

「要不要出去吃飯?」減肥有成的安老爺問我。

「你想出去吃啊?好啊!」我有點訝異,因為安老爺愛妻Dr. 心心安排他吃減肥餅乾已經好一陣子了,他的身材明顯消瘦,據說血壓也下來了;剛開始因為不能吃日常食品心情欠佳,但隨著成效逐日顯現,他的笑容也隨之綻放。

「最後一天吃點好的啦!明天心心就回來了!」他開玩笑說。

對喔,心心去黃石公園附近的觀光勝地Jackson Hole參加國際會議兼遊山玩水,轉眼就五天了呢。

「我今天送心心的車子去保養,所以開的是dealer的loaner car(註ㄧ)。」那當然要慷他人之慨囉。油錢現在這麼貴!

搭上了車行借的Lexus RX350,我突然想起日前家母邀宴安老爺與小鬱老師兩家人時,小鬱老師提到我們兩家附近一家新開張的拉麵館打折,同類餐點第二件半價。「雖然有點遠,反正走高速公路也還好,就去吃吃看吧!」

路上我想起了小鬱師丈-遙控飛機大隊長辦公室離那兒不遠,乾脆約出來聊聊。一通電話打去,大隊長慨然應允。沒過兩分鐘,他又回電給我:「小鬱今天在家上班,她說中午也想吃麵,方不方便讓她也加入?」「當然好啊!歡迎歡迎!」

天南地北一陣之後,從安老爺送愛妻Dr. 心心的車去保養,小鬱老師也談到了大隊長送車去保養的經驗。大隊長承嬌妻(嬌小之謂也,非指嬌生慣養)之命,如說書先生般地搖頭晃腦起來:

「那天中午我送小鬱的車去Fremont Toyota 保養。那家dealer服務有問題,我們以往就有過兩次不太愉快的經驗,但由於家附近熟識的老中修車廠突然搬走不知去向,所以只好去那家。

「原本他們說一小時十五分鐘就可換好機油,我想那就稍等一下,晚點回公司沒關係,於是就沒搭他們的shuttle回去上班。誰知道東等西等搞了半天。中間還說除了機油以外又有個甚麼東西要換,要另外收八九十塊。害我等了快三小時。」

「這麼久!那你後來怎不搭shuttle(註二) ?」我問。

「不知道會這麼久啊!他們一直說馬上好馬上好,過了兩個多小時車子也的確好了,就停在parking lot,但是卻沒有人來處理paper work,我眼睜睜看著車在那裡卻不能取車。

「後來我實在受不了了,跑去櫃檯找他們理論,說我現在就要車。我也是請假出來的,你們說一小時十五分可以好,結果搞了三小時。我的損失誰負責...?」

其實這在老美車行並不算罕見情況,加上那家dealer原本就聲名狼藉,以前數次被媒體揭發賣車時詐騙顧客,因此我不覺得會有什麼用。「他們不會care吧?」

「不,他們care!」大隊長的回答出我意料之外。「當時我就跟他們吵,因為他們既然promise我,做不到就應該要講,而不是一再敷衍拖延。那天本來客人就多所以他們才沒空處理,我在那裡理論其他人也都聽得到。

「後來他們跟我say sorry,並且說那換機油的四十幾塊就免了,另外還給我一張折扣券,下次服務可打折。」太厲害了!從來沒聽說做保養拖時間可以吵到這麼好康!

但我也有點納悶:大隊長雖然正氣凜然不在話下,但平時倒也溫和,實在看不出他會有如此氣魄。

此時小鬱老師微笑著開了腔:「那天我在開會他一直打我手機,後來才知道是出了這事... 」

大隊長一臉苦笑:「我本來只是想訴訴苦,誰知道...」

「我跟他說:你假如不想再聽我唸你一整晚的話,就好好去吵,把該爭取的爭回來!」

 


 

註一 美國比較具規模的車行尤其是品牌正式代理商在提供服務時,假如需要較長時間車主無法現場等候,多半會提供免費替代用車。這些車多半都是該品牌的新車,當作loaner car一兩年再經過檢修之後以提供額外保固的Certified Pre-Owned car (廠商檢定二手車,一般稱CPO) 身分出售。

註二 在一定範圍內免費接送顧客的交通車。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laineNewJersey
  • 那我得请教一下大隊长跟老师,我們09年新年開車南下South Carolina玩,途经DC被照相超速,我於2月28日收到罰单,100元的罰金裏面有50元是late penalty. DC的DMV一口咬定我没有在收到罰单的一个月内缴交罰金,所以现在要付双倍的罰金!
    其实2月28日收到的罰单是我第一次收到的罰单通知,也是我唯一收到的一次。当然我立即去信缴交罰金50元,并且致函说明我并没有收到过其他较早的罚款通知。
    事隔半年,日前又收到他们追那50元late penalty的通知信函。我真有申诉無門之感。难道我開半天的車去DC跟他们对簿公堂嗎?!
    其实我大可缴钱了事,自認倒霉,但又深觉委屈和不公平,所以我昨天又再写了一封信过去,(这些单位基本上都是没有电话可打去投诉)不知结果会是如何。
    写了一大堆,就是想请教大隊长和老师,或其他同伴們,如果是你们,你们会怎么做?写信給New Jersey 的议员嗎?
  • 假如是我我也會氣憤難平,但是考量現實情況與投資報酬率(花費的時間精神與勝算),或許我會選擇繳錢了事也不一定呢。當然啦,沒有發生在自己身上之前,光用想的做不得準。

    您的問題我已經轉給小鬱老師與大隊長,若有回應我再告訴您!

    金屯 於 2009/09/25 14: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