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美之後前幾年從事的都是電視新聞工作,由於電視台不希望在新聞裡露臉或出聲的工作人員做廣告配音,因此除了少數社區服務廣告之外,並沒有機會接觸配音工作。等到我從全職的電視新聞工作者轉為兼職之後,才漸漸有機會再次接觸配音,而接觸的面向也逐漸寬廣。

一開始是電視主播陳捷老哥跟導播迎迎大姊找我去幫忙做一些簡介影片的配音。配音的業主有些是本地的科技公司如Intel, National Semiconductor之類的跨國公司,他們會固定製作類似Newsletter那樣的簡介影片給全球客戶,有時也會為特定產品拍攝宣傳片。雖然他們在中國大陸也都有分公司,中文版腳本翻譯多是由中國公司負責,但是配音工作仍是在母公司這裡就近找人。

在這類影片中我們多半擔任的就是主持人的中文發音。不同於台灣的做法,這裡多半會把英語原音完全消去,因此雖然不必太講究嘴型,但是說話的速度節奏仍舊得盡量配合影片。由於這類節目通常不會太長,拜電腦科技進步之賜,我們可以分成比較短的段落甚至逐句地配。配音時先看一兩遍要配的句子以掌握節奏,然後就對著畫面按照腳本講,講的同時也從耳機收聽英語原音,靠著臨場反應調整快慢。

另外我還參與過一些教育宣導影片的配音,這類配音就比較像戲劇,當中有不同的角色,通常一個人也得負責一種以上的聲音。好比說我曾配過一個工業安全宣導教育影片,在不同場景中就擔任不同的人像是年輕工人、退休老僱員、中年主管等等。這個時候配音員就得記住不同角色所用的音色、語氣和速度。

2006年底,我曾短暫地在一家廣告公司擔任文案寫作工作。該公司最主要的客戶是富國銀行 (Wells Fargo Bank),另外也協助像是美國防癌協會等非營利機構製作公益廣告。廣告文案雖然以平面為主,但有時候也需要製作些廣播與電視廣告。因此我也開始有機會接觸廣告配音。

話說廣告公司在客戶交代產品或服務主題之後,就要腦力激盪出幾種不同的主題以及初稿供客戶挑選,等客戶選定主題之後再加以潤飾修正,再給客戶審核。如此反覆到客戶滿意之後,才會製作正式的廣告。平面廣告比較單純,因為可以先用電腦製作初稿傳給客戶;但是廣播廣告就比較難,因為客戶充其量只能看到文字,假若客戶方面的承辦人缺乏想像力的話,可能就無法體會出構思的奧妙。

有一回,我們要對富國銀行呈現 (present) 我們的企劃。那一次是採用電話會議的方式,我們創意部先將平面與廣播初稿email給對方廣告承辦經理,對方經理再邀約相關單位如產品經理、行銷部、法務部等機構承辦人,以多方連線方式跟我們開會。由於我們創意部門的華人主管都來自香港,因此國語廣告的呈現工作自然就交給我了。

以往她們在呈現廣播廣告稿時,就是幾個人分別擔任不同角色簡單唸一唸;那一次則由我一人擔綱演出,我變換不同聲音與語氣來飾演中間的兩三個角色,儘管不可能完全維妙維肖 (因為我再厲害也沒本事裝女聲),但是氣氛卻炒得很熱;尤其是唸到最後面旁白介紹產品之後,公司的slogan:「富國銀行,每一步,為您開路」之前,我順便學了學馬嘶聲與馬蹄聲(註一),讓銀行主管們大樂。那次的簡報進行相當順利,以後類似的工作他們也就理所當然地繼續要我擔任。

而我正式上場卻是為了另一個廣告,那是美國防癌協會的中文廣告,是要大家注重飲食均衡的呼籲。原本我們找好了配音員,但是他卻因為塞車無法及時趕到錄音室。無法久候之下,我的老闆要我代打。

任務順利完成了,從此之後我也列入了他們的配音員名單當中;不過在我任職該公司的三個月期間,基本上他們不會找我配音,以免客戶有意見(註二)。後來我離開之後,他們就開始請我去配廣告了。

相較於旁白配音,廣告配音的字數少得多,通常也比較不拗口,有時甚至只有一兩句話,但是卻需要變換不同的聲音表情,因此挑戰也不一樣。假如您有機會現場參觀的話,就會發現我們配音時戴著耳機站在麥克風面前手舞足蹈地像白痴一般,原因就是為了使聲音投入,整個人也會自然地融入腳本的情境中,基本上跟演戲沒有太大區別。

而除了金錢與趣味以外,有時候配音也會有一些另類的附加收穫。好比說幫高科技公司配產品簡介時,儘管動不動就是難唸之極的翻譯產品名稱或專有技術名詞,但或多或少可以一窺這些科技產業的堂奧;為一些公益或教學影片配音的同時,也可以增長些許見聞。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幾個月前我替加州政府的居家安寧照護計畫(註三)宣導片配音。那個片子是專門為華人拍的,內容是講述一位老人家癌症已達末期,女兒詢問相關人員關於居家安寧照護的情況。據說由於劇中的老先生後來會去世,因此較年長的配音員怕犯忌諱不願意配,於是找上我來裝老。

我聲音原本就低沈,裝老人家並不難,因此任務順利完成;而也就是在此時,我才首次知道加州政府有提供這類的服務。誰知道過沒多久,就傳出一位好友的母親癌症末期醫師放棄治療,要求家屬安排住進末期安寧照護病房。由於朋友敘述的院方說法跟我錄製廣告時所得到的信息差距甚大,因此我趕緊將錄音腳本送去給她參考,希望能有所幫助。只可惜沒幾天她母親就驟然辭世,我的資料並未幫上忙….

最後分享一下這陣子我錄的兩段配音相關材料。第一個是我在六月份錄製的富國銀行的廣告,我在裡面只講了六個字外加一些笑聲,但卻是具有相當難度的挑戰,因為簡單一句話,卻得變換多種不同的速度與表情供客戶選擇,錄了好一陣子。不過的確很有趣。

這廣告目前(2009年9月)還在灣區的中文廣播電台播出(其他地方我就不知道了)。
 
Disclaimer:  For personal sharing purpose only.  Products and services mentioned in the advertisement subject to change.   Should you have any question, please contact Wells Fargo Bank directly.

第二個則是週三上午才去錄的科技公司簡介旁白稿,分正體中文簡體中文兩版,雖然是同一部片子,但由於一些用語特別是術語有所差別,因此必須錄兩次。錄製時我是先唸編號再讀欄位中的話,一欄通過沒問題才唸下一欄,全部唸完後由工程人員以電腦剪接。以往幫他們錄的時候有時可以先看到影片,但這次我完全沒機會看片子,只是對著稿子與麥克風錄音。裡面有兩個角色都是我唸,由於是翻譯配音性質(英文原音可能還在只是音量壓低)所以不太要求換聲音,但是我配音時仍然稍稍變換了一下音色。內文很拗口,但是我正式開錄到完成總共只花了二十分鐘(兩個版本),我自己都大吃一驚呢。



註一 富國銀行是Wells Fargo Bank註冊商標的中文名稱。像這種等級(全美前五大)的銀行無論是商標也好廣告標語slogan也好不但都有註冊,而且固定會作為廣告中的必要元素,以便在大眾心目中建立牢不可破的形象。印象中該公司最早在西部拓荒時代原本兼營驛馬車郵務,到二次大戰時郵務部門被政府徵收了,但是他們仍然以驛馬車作為商標,廣告最後也都會出現馬嘶聲與馬車奔馳等聲音。

註二 因為廣告的製作費用當中也編列了聘請專業配音員的預算,因此廣告公司不希望客戶誤會他們是為了省錢找自己人。

註三 居家安寧照護簡單講,就是讓罹患絕症治癒希望渺茫者回家療養,一方面減輕積極治療所帶來的痛苦,再者也節省醫療資源。以加州為例,相關機構會派遣合格的護理師來幫助家屬安設所需器材,並且教導家屬照料病患的技巧與知識,而護理人員也會定期到家中來訪視。若有需要,也可安排心理諮商或宗教人員。但是先決條件是要醫生診斷壽命不會超過半年者,且家屬必須簽字同意,在病患出狀況時聯絡安寧照護單位的醫護人員處理,而不是叫救護車送一般急診。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63d0018kim
  • 您配的那聲音挺好啊!
  • 您聽出哪一句是我的聲音嗎?

    不過當時可真試了很久呢!廣告公司的Copywriter Group Head很有經驗,她要我試驗不同的速度跟表情,好比說很快講完(一二三木頭人!)或者慢慢數(一~二~三~木頭人!);聲音帶著笑意或者刻意嚇小孩子之類的;錄笑聲時更是像發了瘋一樣(成品只放了一秒不到,錄的時候可遠不只這些)...

    金屯 於 2009/09/18 23:10 回覆

  • ElaineNewJersey
  • 斑公您就是講那一二三木头人的人嗎?
    很难想像平日您的形象稳重内敛,怎会有如此嬉戏的声音出现,真厉害。
    我每次坐国际航班飞加拿大或法国时,都会选法语发音的电影观赏,但大部分的电影都是美国片,那时我就想这些配音不简单,明明英文口型,却要配上法语发音,还要有不同的语调情感配合。如今看了您的介绍,方知这些幕後配音员原来都是摇头换脑、举手投足地配台词啊!
  • 現在愈來愈多電影的DVD都有幕後花絮,假如是動畫片通常也少不了配音的片段.雖然我配的是廣告不是電影,但是情緒的投入程度可是不相上下喔!

    金屯 於 2009/09/30 13: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