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水扁國務機要費等相關案件宣判前的最後辯論,這幾天替歹戲拖棚的審判過程再掀高潮。曾與阿扁同為美麗島案辯護律師,阿扁的台大法律系學弟林勤綱檢察官以一席聲淚俱下的話語,令許多人動容;而阿扁則在事後指稱與林勤綱根本不熟,說林勤綱是在做秀,引起外界的議論。
其實就常理講,我認為阿扁說與林勤綱不熟倒也其來有自。當年美麗島律師團多達十餘人,每位律師負責不同的被告,林勤綱負責的被告又不是眾所矚目的軍法大審被告,跟阿扁的互動或許原本就不多。至於同系的學長姐學弟妹,從大一到大四總有一兩百人,不熟甚至不認識其實並不奇怪。

再者幾十年下來,二人工作與生活都全無交集,阿扁又是政壇要角,結交互動者成千上萬,要他一下子在庭上面對這位二三十年前景仰他,稱他為「我親愛的朋友」的檢察官學弟時,就能清楚記憶並且稱兄道弟,坦白講也不合情理。

但即便如此,阿扁也沒資格說對方是做秀。阿扁政壇打滾數十年,無論是議員、立委、市長或總統,憑藉的都是民眾的選票付託。就算林勤綱是個陌生人,當他以如此感性的話語,歷數阿扁從民主先鋒到貪汙總統的歷程,對於台灣民主進步乃至於支持他、景仰他的人帶來多大的傷害時,阿扁也應該感到羞愧。就算羈押起訴查案過程有瑕疵,畢竟阿扁與家人犯罪事實俱在,連他自己也無法全盤否認,有何面目大言不慚地說對方是做秀?

至於熟與不熟,外界應該也不這麼在乎了。當初每週造訪官邸,源源不絕送上鑽石名表乃至於裝滿數億鈔票的大皮箱的辜仲諒他都敢說不熟,何況是區區一個檢察官?

簡單講,阿扁就像妻子所說,是個不折不扣的政治動物。冷血且現實的他所熟悉的,只有權力場上鬥爭廝殺的快感,以及競選台上死忠支持者的掌聲而已。人情義理道德正義這些我們所看重的,他的確不熟,也不在乎。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