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知道這一停飛就停了大半年。雖然後來買到了更換零件,但是Jack一家卻搬回加拿大,Gary也忙於考試與家中大小事,我自己更經歷了諸如工作轉換等等大大小小的波折;隨後秋冬來臨風勢漸大,天候也不再適合進行遙控飛行活動。因此我的飛機也就靜靜地停泊在書架頂端。

好一陣子,我們都沒有連絡,自然也沒有再談到飛機。

直到約莫一個多月前,老哥買了台戶外型遙控直升機,跑來秀給我看,順便問我戶外飛行場的相關資訊。一聊之下,才知道我的飛機仍未修復。精通模型與電子組裝的老哥實在看不下去,看了兩眼之後,沒過幾天就拎著工具箱造訪,三兩下就幫我把壞掉的部件都更換好了。還幫我做了個家用電源充電器(一般搖控飛機基本型充電器都是直接接在汽車電瓶上,一來免去整流變壓,再者外出飛行時也方便)。

然而,我還是沒膽子自己跑去飛。

其實飛行場有許多玩家,絕大多數都很熱心;像是Gary剛入門時,除了有朋友帶以外,很多東西也是現場去跟人請教甚至聊天打屁中學會的;然而我與胖胖不是這種主動積極開朗活潑的類型,因此自己就打了退堂鼓。

直到最近我與Gary都忙到一個段落,又開始有機會聊到飛機。他也允諾說等天氣好些之後再一起去飛。然而大家都有各自的家庭與工作要忙,加上我們兩家的時間表很難搭-他週六忙著陪太座送小孩去才藝課以及購物等等瑣事,只有週日比較閒,但我跟胖胖卻相反:週六比較空,週日卻忙於教會活動-因此說實在的,我不太抱什麼希望。

上週五我循例在胖胖公司附近的星巴克作翻譯。那天一切順利,心情頗為愉快:快中午時星巴克的酷妹店員送我一杯免費冰茶(她說點的人走掉了沒人認領問我要不要);午餐後回到店裡,另一位店員看我早上來過,又給我算是續杯價格,省了好幾十分錢…。

閒話休說言規正傳-忙著忙著突然看見一封電郵,標題是”Fly !”:

Hi, Benny,
 
You want to fly this Sunday morning.  I check the weather; it's a beautiful sunny and calm day.  We can fly nearby field at Fremont.  Please let me know or give me a call.
 
Gary

要 ~飛~了~真的嗎?

但是… 這禮拜天我九點就要到教會排練詩歌,實在不行啊!怎麼辦?明知大隊長夫人軍令如山,律定大哥只准周日飛;但我仍不願放棄。抓起電話就直搗黃龍。

「禮拜天不行啊?那就明天好了,我看看天氣… 」真的假的?週六不是要送小朋友上才藝課嗎?

「我加入了一個club,現在都在Dumbarton Bridge那裡飛,不去Rancho San Antonio了。五分鐘就到。」難怪!

確定周六天氣也可之後,相約早上七點在Gary公館碰面。回家之後我興奮得不得了,趕快把一應器材上車,又把電池拿去充電。

嗶~一充就飽了,大半年沒飛居然沒跑電,頗感欣慰;但還是不敢確定老哥的充電器是否正常運作,因此跑到車庫,打開Highlander的引擎蓋,接上充電器。嗶~結果依然相同。那就趕快去睡吧。好久沒這麼早起床了呢…

隔天一大早迫不急待地起了床,邊催胖胖邊盥洗,之後抽空用Vita-mix打了鍋新鮮豆漿,預備帶去孝敬大隊長;自己吃的就隨便弄弄。匆匆忙忙趕去,還好,只遲到三分鐘。遠親果真不如近鄰。

Gary邊接過豆漿鍋邊道謝,拿進飯廳擱下後,跟賴床中的太座吆喝一聲,就帶領我們前往飛行場。這個場地是一塊私人土地,用鐵柵欄圍著,審核通過買了意外險(防止墜機撞到人)交了年費者即告知開鎖密碼,典型美式粗豪作風,防君子不防小人。

Gary下車開了大門,然後兩車一前一後搖搖晃晃地開進這片草地中間的兩道車轍。等到了適當位置之後,我們分別停好車,把飛機與工具拿出來。此刻朝陽才剛剛露臉,偌大一片空地只有我們三人;徐徐的清風輕爽地撫過臉龐,但不至於影響飛行,雖然有點薄霧,但仍是個好天氣。

大隊長看了看我的飛機,讓我把電池與機翼都裝好(簡易型飛機的機翼是用橡皮筋固定,以便必要時拆下調整重心),然後簡單估算了下重心並略作調整。接下來,他就打開遙控器,打算檢查機電部分並且調整遙控器設定。

但是奇怪咧,電池與變速器接上線了,卻一點反應也沒有。馬達跟伺服器通常接了電都會稍稍動幾下,然而此刻卻一片寂靜。Gary反覆嚐試設定遙控器並檢查相關連結,卻沒發現特別之處。於是決定稍等一下,先看大隊長的新機(去年的聖誕禮物,但我第一次看見)展示。

這台飛機速度比他以前的快,算是進階機種裡比較基本的;看著Gary熟練地操作新機,心想士別半年果真得刮目相看-何時我才會有這等身手呢?…

「怎麼起霧了呢?…這氣象報告不準…」低空起了薄薄的霧,雖然只有一點點,但仍舊影響遙控飛行視線。於是Gary降下他的飛機,再次投入本人飛機的檢查工作。東弄弄西弄弄沒啥起色。於是決定班師回朝,到隊長車庫作進一步檢測。仔細查看之後發現,馬達與電池上的連外電線,原本都應該各自接上接頭用卡榫去卡的,但是當初Jack幫我裝的時候,卻是直接用焊的再加上熱縮套管。胖胖就發現其中有一條已經鬆脫。

隊長認為,極可能就是在此接觸不良。於是他跟我講解該如何重新修改,並決定等我修好之後再試飛。由於稍後大家都還有事,所以就此別過。Gary去與妻女會合,我與胖胖則去參加一個朋友聚會。

在朋友家還沒吃午餐,就接到Gary的電話:「你下午幾點會到家?」

「大概兩點多三點吧。什麼事?」原來是大隊長夫人稍早隨口問起早晨飛行情況,Gary告訴她斑尼鈍的飛機有點小問題;結果夫人就說:「那你就幫他修一下嘛。」於是我們敲定下午碰面一起去買接頭,把故障給排除。

下午三點半,我再次抵達Gary的車庫。於是他就利用老婆大人去看牙齒這空檔幫我詳細檢查。原本要去買兩個接頭,但檢查庫存結果我們各有一個多的,於是就直接用上了。安裝時聊起供電問題,我突然想到當初好像曾經燒壞過一個伺服器,但原因卻忘了;於是就電話連線溫哥華的Jack。

「對啊,那時候是燒壞過一個。」

「為什麼你記不記得?」

「記得啊。上次我們裝電池的時候一不小心短路,所以才燒壞伺服器…」

原來如此!隊長恍然大悟。電池短路過那八成是壞了。電池壞了電就充不進去,沒電還飛個屁啊?

Gary跑進工作間拿出他自己的電池來測試,又用充電器來試驗。結果證明我的電池果真壞了。

「我這個先借你。假如你周間有空再去買個新的,照我說的把接頭裝好。下禮拜天早上我們再去試飛。」

「好好好…謝謝謝謝!…」我的遙控飛機夢好像又敗部復活了…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Elaine
  • 星巴克的那个星期五大概是你最快乐的一天,又有免费红茶,又有折价咖啡,又收到师傅的邀请函。Anyway,祝你下次一飞冲天!
  • 昨天晚上寫到昏了,剛剛才發現有點寫錯。

    那天我們弄到五點多,Gary覺得居然沒什麼風(通常午後風大,所以他只飛清晨),所以我們直接帶著飛機去試飛。結果橋旁空地風大得多,但仍然小小啟動了一下,證明可以飛。

    下周日我們會再去飛飛看。飛機沒問題之後,就是我自己得練起降了。

    玩這嗜好給我的最大啟示:很多東西看來簡單,背後其實都有很大的學問,更需要許多時間心血(與金錢)的投入...

    金屯 於 2009/04/21 22:24 回覆

  • Alice
  • 你寫這篇是???? 新的公車之旅嗎?
  • 你是指文章還是上面這篇留言回覆?... 目前都還沒飛呢,飛機教學言之過早吧...

    金屯 於 2009/04/23 13:22 回覆

  • Kim
  • 先練起飛,起飛之後再練習繞五邊?
  • ㄟ... 起飛對我來講就已經夠困難了。以前這架飛機曾經飛過,但是起降都是由大隊長操刀,我只有在空中繞行過而已。後來自己跑去飛,就是在起飛時砸壞的。

    對了,我寄了個小包給你,應該這幾天就會收到了吧...

    金屯 於 2009/04/25 12:5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