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福音電台除了主持過青少年現場節目以外,另外也曾製播過一個深夜節目。

那個節目是我一人擔綱,從製作到主持都是一人完成。雖然不是現場,但也是蠻特別的經驗。還記得當年政府才剛開放設立新電台(我們這電台就是當時新設立的小功率社區電台,是開放後的第一批),大部分人還是習慣老字號如中廣、警廣的節目風格,因此在製作節目時,也會參考這些電台的經典節目。

我這個節目呢,當初電台主管就告訴我:就像李季準的知性時間那樣。

在我們那個年代,李季準先生是名滿天下的廣播前輩,他低沉磁性的嗓音、沉穩的口白加上簡短雋永的心靈小品,搭配寧靜柔和的音樂,的確是夜闌人靜之時,獨自沉澱心靈的良伴;而我這個節目,假如能達到李先生的五六成效果,那就真的是初出茅廬的我極大的榮耀與鼓勵。

節目的名稱是「箴言慧語」,顧名思義就是把聖經中的智慧介紹給大家,讓聽眾能夠認識並且應用來自天上的智慧。而不管只是單純地寧靜心靈,或是運用在立身處世,都希望能夠使聽友得著一些收穫。這個節目是在週間每日午夜十二點播出一小時,形態就與前面所述的「知性時間」相類似,單純地分享小品與音樂。由於是福音電台,因此我所挑選的題材,絕大多數都是取材自一些靈修書籍,好比說荒漠甘泉、慈繩愛索等等;此外,也廣泛地從報章雜誌中尋找發人深省的勵志題材。音樂方面,除了電台本身的大量東西方聖詩演奏曲之外,古典音樂乃至於電影配樂演奏曲等等,也都成為我節目的一部分。

這個節目是在我先前的青少年節目停播之後開始的,後來也曾有一段時間,我白天主持股市財經分析,晚間則在此分享心靈小品。相對於財經新聞節目的快節奏,這個節目講求的是舒緩寧靜。因此在自己的心情上以及話語的呈現上,都需要注意有所調整。

當時我每周會抽幾天去電台錄音。程序很簡單:到電台資料庫找CD選曲(或者自備適當的CD),填寫播出程序單,註明要播出的日期、節目大綱與曲目(包括曲名、唱片名稱與出版者-電台要付費給原發行機構),然後帶著這一大疊CD、相關的片頭或插播MD、預先準備好的文字資料以及盤式錄音帶(沒錯,那時候還用這玩意!)到分配給我的錄音間。

這家電台的錄音間是很舒服的地方。因為是新成立的電台,器材也好裝潢也好都相當新穎整潔;由於需要有良好的隔音,因此門一關上,就成為獨立的世外桃源;台北濕氣重,為了維護器材與磁帶,空調也是全年無休地恆溫運轉。坐在舒服的大型旋轉辦公椅上,一不小心還真會打起瞌睡呢。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就很機械化了:裝好盤帶,按照播放順序把前兩首要播放的音樂CD分別裝入一號與二號CD Player 並且設好要播放的track;把片頭與第一段插播(非營利電台沒有商業廣告,只有電台本身的相關節目與活動宣傳插播)的MD分別放入一號及二號MD Player,然後把各音軌的音量調好,最後戴上耳機。當然啦,文字稿那時候已經擺在面前了。

一切準備就緒之後,按下眼前的盤式錄音機遙控開關(盤式機很大,通常都不會裝在控制台旁邊,而是另外安裝並用線控盒操作),機器開始運轉。先讓它轉個幾秒,再按下Mixer上面,播放片頭那台MD Player所屬音軌的ON鈕,並且按下MD Player的Play鍵開始播放片頭。

後面的程序就都很類似了。該講話的時候就把麥克風那一軌的ON按下,話講差不多就放音樂;音樂播差不多了若要fade out就把音量慢慢拉小;講話時若要音樂襯底就同時On Mic與CD,不過把CD的音量小聲點,話快講完再慢慢推上去。播音樂時的那幾分鐘,就把麥克風按掉,然後換CD片或MD片,並且cue好接下來要播的曲目,預備下一段的稿子,甚至出去喝水上廁所打電話…。

由於是錄音節目,所以這中間忙過頭了(好比說出去聊天吃泡麵太久了)也沒關係,回頭停機找到剛剛應該銜接的地方再來就可以。當然這種情況沒有那麼多,因為一來駕輕就熟,已經很習慣於邊做其他事情邊留意錄播時間,再者我都是晚上才去錄音,電台除了值班人員以外都下班了,自己也沒太多事情需要連絡處理,所以聊天或打電話的情況不是很多。

做這樣的節目當然緊張程度比起現場新聞要紓緩得多了,也可以在錄音過程中放鬆自己,甚至也透過自己播出的內容給自己啟發與反省;但是這樣的節目也有它的難度所在,因為必須要有源源不絕的內容,不管是文字也好音樂也好,都不能太過重複,因此「找材料」就成為這類節目製播的首要挑戰。

一般的心靈小品節目的取材比較廣泛,同時商業電台也比較容易尋求出版業者或作家的合作;我們基督教小電台在這方面就比較受限,雖然播出內容未必非得局限於基督信仰,但是至少其他宗教的相關內容我們就不便採用了;唸書唸報紙的情形也要盡量避免。而在準備文稿的同時,假如沒有經過相當程度的編輯改寫,而只是照章誦讀的話,即使是屬靈書籍,也不能忘記告訴聽友出處,以免侵害著作權-即便如此,也還是得注意比例原則,不能唸得太誇張。

這個節目播出多久我已經不記得了,差不多也有一年光景吧。雖然是比較靜態、單純的節目,製播費用人力也較少(主持費也比先前那個談話節目少一半),但依舊給了我一個不同的體驗,以及一段美好的回憶…。

這裡提供兩段錄音,分別是插播的(其他)節目預告,以及一小段節目內容。這段內容也是誦讀文章,好像是一個人在文革後寫的,詳細出處當時知道,但資料沒有帶來美國,現在已然忘得一乾二淨。(這段播出的前後有沒有交代?我也已經忘了,因為我只保留了這段,沒有整集節目的錄音…)

 

 

*由於這個電台是非營利機構,所以我想在此分享片段應該沒有關係;上一個財經新聞節目是商業機構製播的,所以才不便公開,設定密碼開放給少數老友。敬請諒察。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stephen
  • 請問為何你要稱為章龍(?)呢?有何典故呢?
  • 最早我幫他們做節目的搭檔是紫玲,我就想按照老一輩廣播人的習慣,取個相對應的兩個字的藝名。她既然有"玲"那我就"龍",這樣湊起來是"玲瓏"但是字的寫法有一點差異,看起來就沒有那麼刻意。

    當然以現在的眼光看來可能蠻聳的,但是我覺得也還好啦。

    金屯 於 2009/03/23 14:03 回覆

  • Alice
  • 天阿, 你的聲音好專業. 這篇很有意思.

    章隆只講他製作主持及節目名稱.......就這樣喔.......講完節目就結束了喔????????

    你知道現在台灣有個有名的導遊叫林龍? 哈哈!
  • 那是片頭!片頭當然講完這些就結束了... ><"'

    金屯 於 2009/03/25 01:25 回覆

  • Alice
  • 平常看你沉默寡言, 講起聯歡會那段話, 還真的像看一齣看不見主角的戲劇.
  • 所以我還兼做配音。下次有機會再寫一篇。

    金屯 於 2009/03/25 01:24 回覆

  • Alice
  • 好險你做完沒有精神錯亂, 早上要報財經, 晚上是心靈小品......不過我個人覺得後者比較適合你的風格.
  • 精神錯亂倒不至於,睡眠不足是有的。

    金屯 於 2009/03/25 01:24 回覆

  • Elaine
  • 我也觉得你很厉害,摸黑早起主持财经节目,晚上又来一个心灵小品,这么宁静的气氛底下,会不会让你打瞌睡啊?
    你的声音不输李季准耶!
  • 打瞌睡-我不是已經提到了嗎?
    至於我的聲音嘛,跟老前輩差遠了!(我可能只有身高贏他吧...)

    金屯 於 2009/03/27 12:1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