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小鬱老師到我家探訪過我媽媽之後,她們就建立了美好的情誼。

雖然她們見面的機會非常有限,但是因為媽媽很看重小鬱老師的細膩與穩重,因此有時候有些跟美國生活相關的問題,好比說房貸、理財、醫療等等,都會要我去請教小鬱老師的意見;而小鬱老師也很熱心地給媽媽詳細的諮詢。

有一次我回台灣,媽媽要我帶回一件手提行李,指名要送給小鬱老師。

「這是什麼啊?又大又重的!」

「這個叫做『泉之頌』(註),是我畫給小鬱老師的。裡面可以裝水,插電之後馬達就會打水上來,就有潺潺流水循環不息了。是客廳很好的擺飾!」

媽媽雖不是職業畫家,但她的國畫與油畫都有相當水準,也舉辦過畫展;這兩年熱中於畫陶,偶爾也將得意作品致贈親友,先前就曾經手繪茶具送給小鬱老師夫婦,還題上二人的名字;只不過這次這個罈子足有籃球般大,加上保麗龍與硬紙箱,對一個經濟艙乘客來講,手提上飛機擺在腳邊的確不是很方便。

然而這是「媽媽」對「老師」的心意,當然沒話講!誰教她們都是我的「長輩」呢?

開玩笑的。從我小時候就經常聽媽媽說:實在很希望有個女兒(因為我家除我媽以外都是男生);而小鬱老師聰明幹練又應對得宜,因此成為媽媽的忘年之交也理所當然。小鬱老師收到這份「大」禮之後,少不了也寫信感謝一番,端得是皆大歡喜。

往後幾次來美,媽媽都會盡可能地找機會跟小鬱老師見個面。有時候是邀請到我家用餐(我媽的廚藝一流,不是我吹牛!),有時候則是燒了菜要我送去;小鬱老師也一定會問清楚我媽媽來美國的日期,為她預備好小禮物,或者是邀我們去泡茶聊天。

但這些都算是「傳統」的,不算很稀奇;反倒是有一回小鬱老師的「諮詢服務」讓我印象深刻。那是發生在某年的母親節前約莫一兩個星期,我還在為禮物傷腦筋,實在不知道該預備什麼好;想到小鬱老師以前曾為我漂亮地搞定回台灣的伴手禮,自然而然地又找她求救。當然啦,又是在公車上。

「我實在不知道要準備什麼送我媽。基本上日常生活用的她都不缺,服飾類的東西她喜歡但是我外行不敢亂買免得吃力不討好…」相信大家都同意此言不虛。送女生服飾涉及身材品味,原本就是高難度的事情,再加上是送長輩,更要考慮若沒送到心坎裡的話長輩反而會心疼捨不得,說不定還弄巧反拙。

小鬱老師是購物行家,對服裝、包包、保養品之類的也很在行,因此我預期她會在這方面給我一些建議,讓我買到適合我媽媽的東西。不料她竟然開門見山地建議我:

「你買個iPod送給媽媽嘛!」

「iPod?」

「你媽媽不是很喜歡唱歌、聽歌嗎?」

「可是這種高科技的東西,還要連接電腦同步傳輸什麼的,我想老人家一定用不來。」我媽媽雖然會上網看新聞寫電子郵件,但她對稍嫌複雜的電子產品都望之卻步。其實不要說她,許多功能花俏的電子產品,我自己有時候都嫌麻煩呢。何況這種不到巴掌大的小東西,恐怕她看都看不清楚,更別說操作了。

「不需要連電腦啊。」

「不連電腦怎麼用啊?胖胖就有一個iPod,除了存歌曲以外,充電也是用那條USB,除非另外花錢買充電器,但那又太麻煩… 」

小鬱老師微微一笑:「你真是的!iPod裡面可以存幾百幾千條歌,你不會把它買來之後,先把歌曲灌進去再送給張媽媽不就好了嗎?她三四個月就來一趟美國,你就趁她來的時候,幫她update一下嘛。

「至於充電,我想你也不會希望張媽媽天天戴著耳機吧?那樣太傷聽力了。你就買一個外接喇叭,iPod放上去就可以充電了。」她不忘考量我的經濟能力:「不必買Bose那麼貴的,普通一點的大概四五十塊就有了。」

「我還是怕我媽不會用耶,她英文不好…」

「我建議你買iPod,就是因為它有中文介面。其它牌子的MP3 Player價錢便宜很多,但十之八九沒有中文。我想以張媽媽的電腦使用情況,學會應該不難。」

看我面有難色,她淡淡地說:「我不勉強你啦,這只是我的建議,你自己考慮看看。」然而微微一笑之外,她還眨了眨眼睛,彷彿已經預見了什麼似的…

我與胖胖商量了一下,還是覺得小鬱老師的建議有點冒險;然而幾天過去了,我利用下班時間跑了幾家商場,也上網看過許許多多的東西,但總覺得不適當。終於在週六上午,我到家附近的Circuit City(電路城,美國第二大消費電子產品連鎖賣場,這兩天剛破產倒閉了)去參詳研究好一陣子,最後決定買下一台iPod Nano、一台外接喇叭兼充電座,以及皮套等小配件。然後花了幾個小時,灌了五百多首聖詩、校園民歌以及輕音樂演奏。

母親節當天,我跟胖胖捧著禮物盒去老哥家過節。其實我心裡忐忑不安,因為我知道假如這第一印象不好,媽媽一看就嫌麻煩的話,所有心血就白費了。

媽媽拆開禮物,看見裡頭東一盒西一盒,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開始緊張起來:「這些是什麼啊?是不是花了很多錢?…」

「不會啦,這是隨身聽音樂的iPod Nano,這是充電座,放上去可以把音樂放出來… 」我開始簡單說明這些東西的用途,並示範使用方法。「歌曲我都灌進去了,所以您不必連接電腦直接打開就可以聽。」

媽媽此時眼睛亮了起來,臉上笑容也逐漸燦爛。「太好了!這藍色好漂亮!大小又剛好,可以放在小錢包。這樣我在家也可以聽,去畫陶搭火車也可以聽。對了你說這叫iPod什麼?」

「iPod Nano,是比較小台的iPod… 」

「過兩天我要去洛杉磯參加你表妹婚禮,剛好可以帶去給她們看!我還可以帶去教會,給詩班那些年輕人看,我這個老太婆也趕得上流行… 」媽媽愈講愈高興。「真謝謝你們破費,準備這麼貼心的禮物!」

「沒有啦… 這是小鬱老師的主意… 」

「小鬱啊?她這孩子真的聰明又貼心… 」

媽媽當然也不忘「回報」-從洛杉磯回來之後不久,就燉了鍋紅燒元蹄,讓我載著她送到小鬱老師家。雖然因為小鬱老師要出門無法接待,但兩人手拉手在門口噓寒問暖,臨別時還要擁抱一番,讓從來都不擅表達的我,看了都羨慕三分呢。

難怪老媽多年來總念著: 兒子都沒用都不貼心,要是有個女兒就好了…

 



註 相關說明請按這裡(所顯示之作品並非致贈小鬱老師的那個)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phia
  • 小鬱老師不僅貼心 還有foresight,
    難怪您母親會喜歡
    說真的, 你母親收不收學生?
    我好喜歡她的陶瓷作品喔!
  • 家母唯一一次提過教學,是有一次聊到她可以教小鬱老師的女兒畫國畫,不過後來沒有成真。至於陶藝方面可能更難,因為
    1. 她只畫陶,各色陶坯都是在陶藝廠買的,現場(當天或分幾次)畫好後請廠裡的工人燒。
    2. 她都是去鶯歌畫。雖然灣區這裡也有類似的地方可以畫,但基本上她在美國都不畫。不知道是因為場地設施價格差異(我哥哥帶她去過一次)還是單純只是習慣在台灣畫。
    你多去她那裡留言跟她聊聊嘛!

    金屯 於 2009/03/09 15:49 回覆

  • Elaine
  • 其实我觉得你是一个很细心贴心的儿子,让我这个作女儿的,反而觉得惭愧,没有对我妈这么用心。
  • 剛剛才讀到一篇講祝福的文章,強調話語表達的重要,箴言屢屢強調舌頭就是這個道理。我有些時候會為父母憂心或者規畫些什麼,但是沒能有效表達出來。簡單講就是背後花心血但當面卻無法適當地取悅長輩...

    金屯 於 2009/03/09 23:54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