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天下班,我和小鬱老師一起去搭捷運。


通常我都是搭公車上下班,因為公車站牌就在巷口;小鬱老師就不一定了。講求效率的她會按照當天的交通狀況,以及下班後的相關行程來安排,雖然十之八九會搭巴士,但假如下車後要去靠近捷運站的地方,甚或高速公路塞車造成巴士誤點,她也會去搭捷運-反正老公辦公室離捷運站不遠,機動調度接送一下就是。

 

至於我呢,反正多搭一站就到太座公司附近,請她下班來接我,再去公車站牌取車即可。因此也就同行聊上了。

 

兩人站在捷運車廂,聊的是她女兒Sophia。一如此間絕大多數的華人第二代,Sophia從小就開始接受父母的栽培。除了學校課業之外,學中文、學才藝都少不了。而當時七歲的Sophia正在學畫畫與鋼琴,另外也即將開始陶藝課程。

 

Sophia對於美術有相當濃厚的興趣,門外漢的我,從她的畫作看來,也覺得她頗具天分。家中顯眼不顯眼之處都有她的鉛筆畫、水彩畫、油畫…  而小鬱老師也積極地為她探聽其他美術類才藝的課程。

 

Sophia很喜歡美術類的東西。只要給她紙筆,她就可以自得其樂;週末出門去上畫畫課也都是她催我們,生怕會遲到。」這也難怪,雖然是週末的才藝課程,但小鬱老師仍舊十分認真地四處打聽尋訪比較,幫女兒找到一位本身實力堅強,對孩子又有耐心,懂得啟發孩子的老師-不過就是離家遠了點,在柏克萊加大(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附近,高速公路車程約莫半小時。

 

「是幾點的課啊?」

 

「週六早上九點半。」

 

「那你們都幾點起床啊?」

 

「因為是週六,所以可以睡晚些,可以到七點半才起床。」

 

七點半「才」起床?令我想起當年在金門當兵時,營區大門寫的「愛的教育,鐵的紀律*

 

才藝課通常至少都得上一個鐘頭。一般的家長都會在離家不太遠的地方找老師,這樣小孩子上課時可以回家,或者在家附近辦事情。然而Sophia的才藝班距離說遠不遠說近不近,那麼接送與中間的時間安排不是很麻煩嗎?

 

「所以我另外也在附近找了一位陶藝老師(這我知道,是最近才跟我另一位住在柏克萊加大附近的朋友打聽的),是下午一點的課。到時候Sophia上完畫畫課休息一下全家一起吃個飯(通常除非真的忙,否則她老公也會同行,以增進親子關係),剛好接著上陶藝課。」

 

除了順路之外,我猜她一定還有其他考量。「這個陶藝班是專教陶藝的,不是附設在才藝班裡的課程。」這有什麼關係呢?「很少有人為了小孩子專門開陶藝班,因為教陶藝很髒很麻煩。大部份附設陶藝課的才藝班都比較是『順便』性質,讓小孩隨便捏捏土高興就好。」

「我想Sophia對於美術才藝不敢講有天份但至少都很有興趣很專注,因此希望她能跟專門教陶藝的,比較認真對待學生的老師學。剛好這位老師也願意收她。」

 

大人呢?兩堂課起碼各佔去一小時,回家又太遠,豈不是很浪費時間嗎?「可以去附近購物。要不然就是在車上等。我老公喜歡看書,車上看書吹冷氣蠻好的;我通常都會帶著筆記電腦,可以用無線上網卡連到公司,處理週間辦不完的公務。平常雜事太多沒有比較大塊的時間,剛好這段時間可以用。」

 

難怪她要花六十幾塊(美金)月費辦無線上網卡,又難怪我有時候週一上班會收到她週末email回覆給我的,她審核過的翻譯或是公文。

 

先前說到Sophia對美術方面熱中,但接著聊到鋼琴,卻讓小鬱老師搖頭。Sophia學琴已經兩年多,卻始終提不起勁。小鬱老師自己從小一學琴到高三,雖然我無緣聆聽她彈奏,但是凡事認真的她,想來琴藝應該不惡。有沒有陪她練習甚至自己教?

 

「我當然試過自己教她,也想了些方式激發她的興趣,但是她始終很抗拒。」想到自己當年也是被嚴師逼到對鋼琴極度反感,每次上課都一把眼淚一把鼻涕,小學二年級左手意外骨折中止學琴時,內心居然開心無比。因此Sophia的心情我感同身受。

 

她進一步解釋:「學鋼琴跟學美術完全不一樣。畫畫或者陶藝基本上不太有進度,也不見得需要練習,自己高興就可以;鋼琴的話進度比較嚴格,也要私下花時間練習才能打好基礎。Sophia的個性就是:可以專心做喜歡的事情,但對於興趣不大的事情就沒有定性。」

 

「大部分的小孩子都不喜歡練琴,因為練琴很枯燥;但是我認為這也是一種訓練。」沒錯,我自己走過這個階段,因此曉得練琴的確枯燥乏味,但可以磨練孩子的專注與耐心。相信大部分家長要孩子學琴未必是要孩子成為音樂家;除了培養興趣以外,這的確也是練琴的一大收穫。

 

「假如她真的不喜歡,是否就考慮讓她停學呢?雖然有點可惜,但總比逼到最後痛恨音樂要好得多。」我以過來人的身分提出建議。儘管我現在完全不會彈琴多少有點遺憾,但要不是停得早,以我的個性必定恨死音樂,也就沒有後來參加校內外合唱團、歌劇團等愉快的經驗,大學合唱團的鋼琴伴奏更不會成為我的另一半

 

「我有在考慮,但我想再等一陣子。」

 

「為什麼?」

 

此時列車進站,小鬱老師就要下車了。道別前她匆忙回答了這問題,讓我印象深刻-

 

「人生本來就要面對許多自己不喜歡的事情。我不希望讓Sophia小小年紀,就覺得可以光挑喜歡的事情做,不喜歡的就可以不面對。總要讓她盡力嘗試一下


 



 

*這兩句話在台灣的陸軍營區大門口進門方向是很普遍的對聯式標語。反面(從營區出來)寫的則通常是「軍令如山,軍紀似鐵」。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ponponforever
  • 到現在好像都還沒搭上公車欸!
  • 嘿嘿... 也不能說沒有啦!捷運也算是廣義的公車嘛...

    其實"公車"只是一個引子,因為這些內容主要出自我們搭公車或者去等公車途中的談話,但不是發生在公車上的事情。相信讀者諸君都能理解...

    金屯 於 2009/01/15 15:13 回覆

  • stephen
  • 請問是熱中還是熱衷,還是都行

    我中文不好英文也不行的請問,請勿見笑
  • 這兩個詞很接近,以下是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網站的解釋:

    熱中:沉迷、急切的希望得到,多指熱心於仕宦。如:「時下年輕人熱中於自助旅行。」孟子˙萬章上:「仕則慕君,不得於君則熱中。」

    熱衷:熱心、沉迷。如:「他對公益活動十分熱衷。」

    我個人是覺得一般而言兩者可以混用。

    (奇怪怎麼變成斑尼鈍的留言板教學了... 小鬱老師呢? ... )

    金屯 於 2009/01/15 15:51 回覆

  • stephen
  • 我想班尼頓老師比較重要,我也虛心領受;至於小鬱老師的人生哲學,我就沒有那麼專注了
  • 那麼請您將老師的名字抄寫十遍:是斑尼鈍不是班尼頓(那是服飾品牌)

    金屯 於 2009/01/15 16:15 回覆

  • Alice
  • 看文章的時候心情有點沉重, 看留言讓我爆笑出來.

    學鋼琴這件事在我們家好像是大家必修的"課程", 雖然當初很討厭, 但我有那麼一點小聰明, 還可以讓嚴格的老師教了我六年. 言歸正傳,我是要說父母讓小孩學才藝應是一件好事, 從中培養他們的興趣, 但若矯枉過正, 達不到效果, 小孩父母雙方都煎熬, 何苦勒? 看完這篇覺得 Sophia 很可憐~
  • 別擔心,Sophia已經停學鋼琴約莫兩年了,後來游泳畫畫捏陶很快樂,不過現在上初中開始有功課壓力了說...

    她媽說的多少有道理,人生有很多事情不是不想做就能不做...

    金屯 於 2009/01/17 13:01 回覆

  • Elaine
  • Not quite agree with her point. I don't think that playing piano is something that you need to do. It's a matter of interests. Honesty, deligence, persistance, etc. are good characters that can be exercised in many different things, not only from playing piano.
  • 的確,有時候我覺得小鬱老師有點太嚴肅,而她自己也說她是個嚴肅的人。

    其實這裡的分享不是百分之百紀實,多少有經過我改編之處;且她本身也是個很低調很低調的人,從來不覺得自己有什麼了不起的。或許是因為我用了"老師"這個詞,感覺起來像是樣樣事情都應該學起來吧...

    總之,我想這也是很好的經驗分享與交流,千萬不要把文中的概念看成什麼金科玉律!人人都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見的!

    金屯 於 2009/01/28 11:27 回覆

  • Sophia
  • 我五歲開始彈琴, 當然是被逼的
    到現在我還保留我第一本鋼琴本
    有我淚水的痕跡 也有我幼稚的筆跡
    天下父母心 雖然是不可理喻
    但是我還是感激他們
  • 我也是五歲彈琴,也曾經有淚痕。不過我後來放棄了。

    有時我媽會問是否會後悔,我的答案是不會,因為後悔沒有意義,且繼續學下去不知道是會練出名堂來還是會扼殺我對音樂的興趣甚至被逼瘋。

    前天看了中時刊登郎朗幼年時被逼練鋼琴的歷程,雖然他成功了(他真的是拼了命換來的成就,應該要恭喜他!) 但絲毫不認為他父親那種扭曲的價值觀與極端的方式可取,更覺得我們這些人還是很幸運的...

    金屯 於 2009/02/23 15:47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