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從台灣移民到舊金山灣區的。小時候家裡辦親屬移民,希望讓我日後出國留學能省學費(美國公立大學公民或永久居民的學費比國際學生便宜八成以上!),然而僧多粥少,小學送的件,到了大學畢業當完兵兩年多才排到綠卡。

以一個剛出社會的菜鳥上班族而言,哪裡有可能每年往返兩三次坐移民監?此時綠卡成為我留之無用、棄之可惜的夢靨。掙扎一年之後,決定把這雞肋好好啃,到美國闖蕩看看。

憑著先前在台灣從事廣電財經媒體的資歷,我幸運地找到了舊金山的華文媒體工作;然而初來乍到沒多久,就碰上了網路經濟泡沫化,與有榮焉地加入了矽谷裁員一族。此後我一方面為一些媒體兼差做些新聞編譯錄播工作,一面重返校園拿個本地學位;全職的工作機會則一直沒著落。幸好老婆收入穩定又可幫我保醫療險,因此才能在此勉強立足。

少數族裔在異鄉奮鬥是艱辛的。儘管舊金山灣區的華人社群規模在全美甚至全球都是數一數二,但是做同樣的工作,在華人公司賺的錢,硬是比在同性質的美國公司少了好幾成甚至好幾倍,尤其是針對華人的工作更是如此。原因很簡單:少數族裔市場小,老闆相對賺得少;就算老闆賺得多,英文不好或是需要辦工作簽證,排隊想掙飯吃的華人多得是,你不做有人要做。因此,想進美國主流大公司,可以說是絕大多數移民又愛又怕的心願-怕什麼呢?還不就是語言與文化差異嗎?

回到正題。某天收到一封朋友轉寄的笑話,覺得蠻特殊的;但由於擔任過網路科技方面的記者,也寫過網路行銷跟網路安全的文章,因此我通常不太會大量轉寄電子郵件給他人。只是那天不知怎的,福至心靈之下,依樣葫蘆開始轉寄-當然該刪的該放密件副本的都有注意到啦。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收到一封兩年多前被裁員那家公司一位當年就不是很熟的主管的回信。她說她朋友任職的證券金融公司正在找一位網站翻譯,是臨時的職位,問我有沒有興趣。由於那家公司是全美五百大企業,他們的中文網站在業界也首屈一指,因此我就試著發信給她朋友,反正碰個運氣。

他們需人孔急-原本正職的經理請產假四個月已經去生了,需要趕快找到能墊檔的contractor(用中文白話講就是臨時約僱人員,也就是亞洲近年來流行的所謂「派遣人力」、或是大長今時代的「待令熟手」)。由於我做過網路媒體記者編譯,在台灣製作過財經新聞節目,因此在各方面都沾到一點邊的情況下,誤打誤撞地進了這家公司。…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