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ny,你沒有孩子是好的,我十二歲的兒子昨天走了…」話說到這裡已經泣不成聲的,是我正在進修的碩士班同學,也是我淡江的學姊。聽到這話我簡直錯愕到無法形容,只能站在她身旁呆若木雞,看著其他幾位也身為人母的同學安慰她。

根據另兩位也住南灣,平時跟學姊carpool的同學說,她兒子昨天早上第三堂課時突然頭痛隨後昏迷,學校召來救護車送醫急救插管仍不治。由於猝逝原因不明,因此警方也已介入調查。小朋友最近也沒感冒也沒生病,事前完全沒有徵兆。因此校方跟警方可能也要查問其他同學他前兩堂課的情形,希望能找出確切因素。

學姊有兩個兒子,大的這個聰明伶俐,也是家族中的長孫;小的則患有自閉症。同學對她寄予無限同情,也有人發出不平之鳴,認為走的偏偏是正常的那個,對於對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照顧弟弟的雙親來講真是情何以堪;但我則覺得每個孩子都是母親的寶,這樣的事情無論發生在誰身上,媽媽的心都一樣的痛…

班上的同學除我以外全部都為人母,有的還在帶小嬰孩,有的子女已成家。我不敢說我可以感同身受,但由於我有幾位好友也有年齡相仿的小孩,他們每個人也都截心盡力地教養孩子,從孩子的健康、學業、才藝到品格,樣樣牽動著他們的喜怒哀樂;長期看在眼裡,我也很可以理解,要將一個孩子在北美這種富裕但競爭激烈且複雜的環境下拉拔長大是多麼地不容易;而我也從學姊的事情體會到,很多事情真的是我們人類無法掌握的,對於眼前的一切應當好好珍惜。

前兩天好友六年級的兒子在Fremont的學校生病嘔吐,由於爸爸出差媽媽上課學校聯絡不到,因此學校打電話給我 (我是緊急聯絡人之一) 希望我能去接他回家。當時我人在舊金山市區上班一時之間實在趕不到,只得打電話給太太請她就近從公司去接,同時我也請假回家 (那天本來我也感冒不舒服所以乾脆回家休息) 。好在事後證明他只是吃壞肚子,休息一下就沒事了。

看到學姊慟極卻木然的表情,再回想那天我們跟友人與恢復精神的孩子一邊吃午餐,一邊聊到小孩升學、參加球隊、舞蹈班等的情景,實在令我感慨萬千。許多父母對孩子有全盤的規劃與期許,而儘可能栽培教養孩子也的確是我們的責任,但是說實在的,沒有任何人能夠掌握,或是安排孩子的未來。在努力安排、教誨、鼓勵與鞭策之外,或許也該放鬆心情,好好享受跟孩子在一起的時光,欣賞他的優點,包容他的缺點…

願賜平安的神親自安慰學姊和她的家人,也願每對親子都能珍惜彼此相處的每時每刻。(3/15/2008)

後記

兩週後我參加了小朋友的追思禮拜。根據報載現場來了三百多人,除了小朋友或家長的親屬以外,很多是小朋友的朋友,像是國樂團的、美術班的、童軍團的等等。
在程序單夾頁中有父母親給孩子的一封信,說的是十二年間的甜美回憶,當然也有道不盡的依依不捨;小朋友簡介中則描繪了他的聰明樂觀開朗,並且詳列了他在課業、才藝等各種領域中,歷年來取得的多項榮譽。

但令我最難忘懷的,是在親友上台追思故人的時刻。好多好多的小朋友在一旁排隊,每人上台講的都差不多:"He was a funny guy" "He always laugh" "He was generous"...尤其是一位小小孩說的最令我動容。大意是這樣:

「他是一個慷慨的人。每次都很大方地把好吃的點心分給我們吃。有一次他帶了好吃的巧克力分給我,我就把它都吃光了,他自己都沒吃到,但是他還是很高興。我後悔那時候沒有留一點給他吃。」

小小孩講不出什麼大道理,但這段真摯的童言童語,比起任何精雕細琢的言詞都來得動人。不禁令我想到:當我們離開世界時,在至親好友的回憶中,是終其一生累積的學位、名利、財富,還是像這些小朋友所分享的,點點滴滴的溫馨回憶,乃至於發自內心的懷念與讚美?

我們在有限的生命中,應該珍惜的又是什麼?…(3/31/08)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