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院長:

黨主席選舉已經快滿一星期了,請您息怒,見好就收吧。或許您很無辜,覺得什麼「黑金賄選」「李登輝路線」都是無中生有;「世代交替」更是刺耳;然而為人謙和的您,此時最好平心靜氣地想想。這些指控所為何來?為何引發這麼大的迴響?

馬英九市長走的是形象路線。相對於他,您自然代表傳統政治人物,「黑金」就成了您的原罪。或許您從政卅多年沒有賄選過,但您的支持者、您的幕僚們所代表的,就是傳統政治生態,就是盤根錯節的人脈金脈。此外說句實在話,某些議題像是國民黨黨費乃至於黨員資格認定爭議,以及後來的雲林人頭黨員疑雲等等,您以地方為重、人和為重的主張,也的確容易給旁人相當大的想像空間。

士可殺不可辱,政治人物的名節的確不容侮蔑;但是您在選舉揭曉當晚給馬市長的難堪,以及往後幾天的反應,應該也已經足夠。的確,馬市長沒有指名道歉並且就您所指出的幾個關鍵具體澄清,感覺上誠意似乎不夠,但您是老經驗的政治人物,應該也知道搭轎子的人多少得顧及抬轎子的人,就像您照顧您的幕僚、感謝您的支持者一樣,馬市長相信多少也有他的難處。

說到支持者,相信您一定也感覺到,無論黨內大老也好、地方領袖也罷,許多人現在都還義憤填膺地為您抱不平;但是您是否想過,這些人有很大的成分是在為自己而不是為您?以黨內大老級人物為例,不敢說全部,但絕大多數是在當年國民黨輝煌的黑金歲月中掌權執政的,馬市長反黑金,就是反當年的他們;大老們比您還高個兩輩的比比皆是,如何能容忍「世代交替」這種「大不敬」的言論?更不要說那些當年亦步亦趨追隨李登輝前主席的大老了,他們嘴裡不能說,內心如何能容忍少年人猛批「李登輝路線」?別的不提,您看看這兩天罵馬市長最大聲的,不也就是當年保薦李登輝入黨,後來也獨排眾議力挺李主席、李總統的那位前「王院長」?

無論過程怎樣不合理,國民黨基層黨員是藉由普選選出他們所要的黨主席,乃是不爭的事實。您敗選後認為原因在於起步太晚加上對手不實抹黑,也算言之成理。但是建議您也仔細想想:為什麼以您的政通人和,會敗在馬市長這位「形象牌」的手上?黨員普選型態類似全國性的總統大選,如果選民計較的是形象的話,您是否可以從中得到一些領悟,也利用這三年加強一下原本就已經不錯的形象呢?

副主席可以不當,但建議您仍應豪爽地幫助馬市長在組織、財務等方面度過難關,一方面印證您的確是以黨為先,的確豁達大度;再者您不具黨職,成功是您熱心,失敗無須負責,也就是「不沾鍋」啦。何苦要把事情一直鬧僵,讓大家下不了台?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陳水扁總統當年不也是市長選輸之後才當總統?三年說長也不長,這段期間您要提升形象跟馬市長一較長短,比起馬市長建立像您一樣雄厚的人脈容易多了不是嗎?第一次黨員直選黨主席已經落幕,雖不圓滿,但總算是國民黨的一大步。說真話,以基層黨員立場看,高票當選的被罵到臭頭,就等於是高層幹部藐視基層民意;您一直跟馬市長過不去,也就是跟大多數黨員過不去。何苦來哉呢?

跟馬市長握手言和,展現政壇前輩風範,現在是最好的時機!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