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早上,一位去年十月份才從半職工作兼家庭主婦轉為全職上班族的朋友,忙裡偷閒打電話給我。提到現在收入雖然多了,但是每天累得要死。「每天坐BART(舊金山灣區捷運)回家路上都在想,我這樣做是為什麼?我的生活一定有something wrong...」朋友的先生是老美,一個性情溫和,不積極也不會吹牛,很不老美的老美。先前在政府機關工作,夫婦加兩小孩勤儉度日也還過得去;那知道鐵飯碗也有打破的時候,預算刪減之後當場全職變半工,老婆只好出山維持家計。憑著剛來美時上補習班習得的技能,透過朋友安排,在舊金山一家軟體公司當那最耗時傷神的software testing人員。到現在剛滿半年,就已經身心俱疲,茫然無措...

昨天下午,我在Starbucks翻譯了兩篇講稿,完成一天的工作量之後,開車到Hayward水鳥保留區 (San Mateo Bridge收費站旁) 小徑漫步。看著橋上的車水馬龍,聽的卻是不知名的小鳥此起彼落的吱喳叫聲,突然想起早上朋友的話,內心感觸五味雜陳。去年十月下旬結束了Schwab的Contractor工作之後 (朋友就是那時開始新工作的,我們還跟另兩位在城裡的朋友一起吃過迎新送舊筵) 到現在一直是屬於打工狀態,雖然在上帝保守與朋友幫忙之下,還能維持一份不錯的收入,但是內心總覺得不很踏實。然而看到當初大家稱羨,能一出山就找到不錯收入的朋友如今的光景,不由得再次令我思想:人生到底應該怎樣過?常常羨慕友人們能穿新衣住大房開好車三不五時四處旅遊,但是自己又沒本錢像她們那樣在工作上賣命;如今看來似乎有得必有失...

或許對我來說,只要「穩定」跟「足夠」就可以了,其他享受都可以刪減,因為人忙到一個程度,除了賠了身體健康與家庭和樂,更會失去自己的思想與靈魂;更有甚者,追求物慾到一個程度,連良知都會捨棄。只是,怎樣才是「足夠」呢?

每個人的家境不同,對於生活水準乃至於未來的期許都不一樣。常看到有些人批評他人太奢華或是太吝嗇,評判的標準都是「以我為準」-比我省算小氣,比我闊是浪費。當然這樣的評判不足為訓,但也是我們在議論他人時,經常面臨的盲點。家家有本難唸的經,到底怎樣才算夠,怎樣算過與不及?...真的要求神給我們足夠的智慧,知所進退、知所感恩。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