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畢2月13日 (美國時間2月12日) 中國時報載「不習慣的虐待」一文之後,筆者對原作者關於「普天下的飼主」部分誤解甚至攻擊無法認同,解釋如下。關於原作者提到的,反對為寵物整容的觀點,筆者舉雙手贊成;但是作者對於為寵物結紮所作的攻擊,認為「為了飼養管理的方便,飼主剝奪了牠們作為一個生物最基本的繁殖與交配機能,這不是比整形更加虐待嗎?」顯示出原作者對於動物養育欠缺概念。

一般常見寵物如貓、狗等,都有固定發情期。在發情期間,若無法予以紓解,安排交配的話,吠叫、四處小便、脾氣暴躁等副作用,不要說影響主人生活,這種強迫禁欲對於動物本身也是殘酷的折磨。是以獸醫師未必贊成動物整容,但對動物結紮則一致贊成。

反之,以飼育繁殖動物為業者,多半以看似仁慈的方式讓動物交配繁殖,但這些動物的生養環境多半欠佳,平均壽命也遠不及一般居家寵物;「品管」不合要求者甚至造到遺棄命運,成為街頭流浪兒。如此維護「生物最基本的繁殖與交配機能」是否有愛心,其理不辯自明。

至於原作者所述,寵物市場運作乃至於後續衍生的觀點並非全然不正確,但卻忽略了「寵物主人有很多種」的事實。原作者只知寵物可以用買的,卻不知道或未提起有許多愛護動物人士以收養流浪動物為職志,費盡心力與金錢將病殘醜弱的流浪動物醫治收養,並且透過網路社群以及民間組織大力呼籲各界以收養代替購買。此類愛護動物之飼主不計較寵物的品種美醜甚至有否殘疾,竭心盡力愛護照顧寵物,怎能與爭相花錢買昂貴名種,甚至為動物整形以滿足一己喜好者相提並論?

筆者認為,社會大眾應把動物收養當成收養助養孤苦兒童類似的志業,在愛護動物、減少流浪動物之餘,自然享有飼育寵物的快樂溫馨;應該呼籲遏止者,乃是花錢購買名種,以及人工繁殖牟利之類的行為。至於適當的醫療絕育行動,實為對動物與飼主均有利的作為,不應被污名化。(2/13/2005投稿中時電子報)

回應之原文--

2005.02.13  中國時報
不習慣的虐待
張慧英

讓寵物接受整容手術,算不算虐待動物?這個話題最近在美國炒得滿熱,加州還打算禁止。反對派說,隨便在寵物身上動不必要的刀,只是為了滿足飼主自己的虛榮心,根本是虐待動物。支持派說,愛犬耳朵長歪了,請醫師美容一下,見者開心受者滿意,有何不可。狗兒根本沒有什麼感覺,哪裡算是虐待?何況請醫師整容得花不少錢,正可證明飼主的愛心。

的確,無論寵物有沒有感覺、傷口要痛幾天,不為了治病療傷,只為了外貌上更順人類的眼,而往寵物身上切切縫縫,讓寵物挨上沒必要的幾刀,說是愛心,實在有點欠缺說服力。寵物又不是沒有生命的布娃娃,由得人截長補短修修整整都無所謂。

可是話說回來,普天下的飼主們不是一直都在做一些更殘忍的事嗎?認為替動物整形是虐待動物的話,替動物做結紮難道不是更嚴重的虐待?為了飼養管理的方便,飼主剝奪了牠們作為一個生物最基本的繁殖與交配機能,這不是比整形更加虐待嗎?至少整形並不影響身體器官機能呢。

而寵物市場的運作,不也同樣隱藏著太多的虐待?為了滿足人類觀賞炫耀的要求,業者努力繁殖特定形貌的寵物,儘管其中許多根本是讓寵物痛苦不堪的畸形體態。當人類市場獨特的寵物標出高價時,這些被人製造出來的動物,可能終生受苦於超短的鼻子或頂著一頭肉瘤,牠們自己過得快樂嗎?人類不只獵殺生命、圈養生命,更製造並且操控生命,哪裡在乎過動物的感受?

粗暴剝取毛皮,是虐待動物;把動物視為人類的消費品,難道就不是?美麗的皮草也許不是必要品,但鞋櫃裡滿滿的皮鞋、質感絕佳的皮衣又很必要了?西班牙鬥牛殘忍,牧場把乳牛當生產線,產量低於標準就宰殺以符合經濟效益,有比較仁慈嗎?

其實,常常是看我們習慣什麼、不習慣什麼。如果歷史悠久、做的人多,就不覺得有什麼不對,替貓狗結紮、養雞、宰豬、使用真皮製品,大家根本不以為意。前所未聞的寵物整形,反倒激起了討論。只要蔚然成風,大概也就被接受了。人類這種雜食動物,本來就不是很仁慈的,常常只看自己對哪些事情習以為常而已。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