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二日是全球矚目的美國大選日,也是斑尼鈍在美國的第一次投票日。有鑒於許多上班族趕在大清早去排隊投票再上班,斑尼鈍特別挑在八點半以後,預計人潮紓解後才去投票,沒想到仍然花了一個小時。原因不是排隊的人多,而是-找不到投票所!

斑尼鈍其實前一天就看了手冊上的地址,也瞄了一眼網路地圖,但由於投票所就在離家不遠的一條路上,那條路又很短,因此路癡如斑尼鈍者仍信心滿滿地駕車出門。誰知道整條路從頭到尾沒幾家,門牌卻都編在1200號以上(美國門牌號碼未必從1開始編,編碼方式詭異難解),那個951號怎麼找也找不到...。偏偏美國的投票所不像台灣,大老遠就有清楚的標示張貼,使得斑尼鈍來回開了兩三趟車都沒看到類似的地點;期間甚至還停下車,跑到路尾大馬路對面的Chabot College去看投票所是不是設在學校裡(學校停車要錢)...搞到最後才知道,投票所設在這條路的另一個盡頭旁邊的Alameda county工務局-由於建物在死路的側方,因此先前來回找都沒注意到。

找到投票所後就一切順利了。進了投票站的小房間,看到裡面一條長桌子坐了四個選務人員,旁邊站了另一位選務人員指揮分配投票機。在第一位管名冊小姐處簽名之後就等著領晶片卡。投票機約莫七八台,都是螢幕觸控式,可選擇英文、西班牙文及中文三種顯示方式。在約莫四五分鐘,前人魚貫投票之後輪到了我,站著的黑人選務先生隨即要管晶片卡的白人老太太給我一張卡片,隨即指引我去門口第一台投票機。

雖然事先做過功課,但由於要選的人與表決法案實在不少,因此我(還有大多數選民也都)事先在手冊內附的選票樣本上勾選好,再帶到現場照章選入-這在台灣鐵定引起選務糾紛。由於選務單位寄發的手冊關於候選人的介紹相當缺乏,因此我只選我知道的,其他不清楚的就跳過,因為項目太多了-台灣選個三合一、四合一就不得了了,我這區今天要選的人可包括總統、聯邦參議員、聯邦眾議員、州眾議員等民代,外加捷運局董事、縣運輸局董事、鎮立保健醫院董事、市公園處董事... 有些還是複選!不是土生土長的政治熱中人士,恐怕搞得清楚的人不多吧?

法案更是五花八門,從政府資料開放到兒童醫院整建公債到捷運防震公債到州府補助幹細胞研究簡直包山包海,選舉手冊上的敘述又多是那種模稜兩可的官式語言,事先若不仔細研究正反雙方的論述,光憑法案名稱基本上不太容易下判斷-至少以我的程度來講不容易。

voting.jpg
觸控投票含檢查確認約莫花了三四分鐘。我投票時現場多半是中老年人,但除了兩位選民要求用傳統電腦卡投票外,許多白髮蒼蒼的老人家照樣在電腦前面按螢幕投票,顯示老美對先進科技的接受程度的確蠻強的,只是速度稍慢而已。投完票將晶片卡繳回給發卡老太太,老太太就給我一張 “I voted”小貼紙,讓我可以貼在顯眼的地方,告訴大家我已經盡到公民應盡的義務了。這雖然沒有實質用處,但可看出美國人對於權力行使的重視。

與台灣最不同的是,整個投票所的氣氛十分輕鬆祥和。排在我前面的年輕人在報到時發現名冊上有兩個他,在告知管名冊小姐之後,小姐仍然請他在其中一個上面簽名,然後再翻到名冊最後面註記-整個事情好像沒啥了不起,在台灣卻可能引起選務糾紛甚至選舉訴訟。一位小個兒光頭先生更寶,在投完票後直接將小貼紙貼在光頭頭頂正中央,說這樣大家都看得見...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