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palmcreek.jpg
八掌溪中四名男女,在全國百姓注目下,被滾滾洪流所吞噬。前後三個小時的堅持,岸邊親友的焦急等待、地方救難人員的束手無策與軍警單位的推拖顢頇,在全國民眾的心中,留下了鮮明的烙印。

政客們又忙碌了起來:誰該下台、誰該負責,朝野爭吵不休;國民黨積弊?民進黨無能?從國會議壇到新聞媒體到網上討論區,批鬥喊話叫囂謾罵,事情焦點再次被模糊。從電視畫面中看見,大批地方警消群集河岸卻人人束手無策。面對企圖縛上繩索涉水救援的救難人員,置身絕地的工人強壓下自身求生渴望,揮手阻止民眾警消涉險,其大愛大勇令人鼻酸。而在民眾繫繩搶險涉水失敗後不久,四工人即遭洪流捲去。

以一個外行人的眼光來看,洪水誠然凶險,但現場人員似非全無機會。奮不顧身下水的民眾張永成雖也多次遭水沖走,但其失敗主因之一是繩子短了五公尺。倘若現場警消能著以頭盔救生衣(類似泛舟裝備)之後,綁上安全索再以多人牽手的人龍方式涉水,是否有可能抵達溪心?當然救災人員的生命安全也要重視,但是在高科技裝備不足的現況下,部份搶險救災行動除了需要超乎常人的勇氣之外,還得加上臨機應變的智慧及運氣始能成功。筆者無意批評現場已盡全力之救災人員,只是對於專業人員裝備的欠缺,以及事與願違的不幸結果同感傷痛。

台灣目前地方救難機構多為民間自發性組織。這些義勇救災團隊裝備訓練也許不及政府警消人員,但是其機動性與變通性卻遠高過官僚組織。當局著應加強對民間救災機構之補助,方能在緊要關頭,發揮第一線臨機應變的功效。當然社會大眾也不可忘記:無論是民間機構或軍警消防人員,其人身安全與家庭幸福同樣應予以尊重,不應對已盡力救災的執行階層太過苛責。

相關機關遇事故的茍且心態與危機意識的不足,可謂本次慘劇的直接肇因。各界紛紛指責消防署、空警隊與軍方的官僚作風、本位主義、缺乏危機意識…。這些指責大多數沒有錯,但未直指問題核心。

曾任職軍警公教機構者,多半對龐大的官僚體系與多如牛毛的律令規章不敢恭維。這些單位依法行政基本上沒有錯,但是問題出在行之有年,層層約束的官僚體系文化並未真正防弊,有心有辦法的人仍可曲解法令或大鑽漏洞;而這些繁雜的法規卻扼殺了公職人員的進取心與企圖心,「不做不錯」「少管閒事」「大事化小」等衍生心態,使得有心為國為民奉獻者或在挫折下低頭,順應官場推拖拉文化,或有志難伸、掛冠求去;更有甚者不幸成政治鬥爭與權勢角力下之犧牲品。

試著揣摩相關單位接獲報案後的反應:既然明文規定2500公尺以下高度之任務屬空中警察隊負責,勤儉建軍的海鷗部隊何必淌此渾水?出了裝備出了人力萬一救不到人甚至自身難保,不是莫名其妙成眾矢之的?

當過兵的人都知道,國防預算數以千億計,但基層部隊卻窮得可以。(錢呢?去問黨政要員、高級將領和軍火掮客吧;您若能問到那個叫尹清楓的上校更好)個人裝備不足、機具待料停擺早已成部隊常態;裝備檢查、預算考核更只看表面,不管實際應用。因此從圓鍬十字鎬到車輛機具,除了演習戰備或長官視察外,當然能不用就不用,搞得漂漂亮亮地才是上策。(沒當過兵的或年久遺忘的可以去看看醫生作家侯文詠的「離島醫生」,當知在下所言不虛。)否則萬一白飛一趟,油料保養費沒得報銷不說,還落個「與警爭功」之譏,多不划算?

在這種文化中薰陶出的參謀軍官們,面對一個聽來事不關己的救援申請,合法地一推二五六是理所當然。階級不上不下、好不容易混到國防部、參謀本部或各級司令部當差的軍官們,又有誰會傻到將這種用膝蓋想都知道怎麼推的CASE報給高勤長官,等將軍們刮鬍子?加上八掌溪與衡山指揮所別說「八掌」,八百竿子都打不到一塊兒的距離,怎麼讓以全國民眾安全為福祉,忙於在冷氣房裡「監控對岸」「整軍備戰」的長官們感同身受?

警消單位反應較為積極,不過也好不到哪兒去-誰也知道空警隊基地比海鷗部隊遠,但是消防署身為上級單位,接獲報案後理所當然地應以中央級單位身份主動緊急聯繫軍方,而不是叫下屬自己打電話到空軍基地求救!如果地方警消職員一通電話就能打到參謀本部,叫掛兩三顆星星的副參謀總長派遣人機的話,還要消防署幹什麼?誠然預算不足處境危艱,但畢竟「消防署」不是「查號台」,給個電話號碼叫下級單位自己申請軍援…我寫不下去了,只能說受困四工人命苦,當中沒有哪一個是陳水扁的兒子或是連戰的女兒。

至於直升機從命令下達到整備完成要35分鐘,只能說基層單位沒有時刻備戰的危機意識與訓練。人人都知道直升機不比汽車,鑰匙一轉就呼嘯而去,但半小時多的準備時間未免也太少爺小姐一點了吧!以台灣的地形與危安事件生態來說,救援模式有哪幾種,分別需要怎樣的裝備,平時就應該做好裝備配套準備與人員訓練,藉時照表操課即可不是嗎?如果全國軍警消單位都秉承本案之應變水準,別說因應對岸軍事進犯,國內宵小強盜或祝融共工天災恐無一能安然因應,只等著事後「搜救」(講收屍太難聽也太殘忍)與「檢討」罷。

談到政府與各政黨反應,更加令人覺得四人枉死對體制的精進毫無幫助。相關人員懲處令下達頗快,但政府是否對全國說明這些人記過受罰的原因?其中不乏高階將領官員,固然顯現出政府的誠意,但這些人是否只是莫名其妙地成為平息民怨的代罪羔羊?

舉例來說:國防部作戰司令部少將副司令與嘉義空軍基地少將聯隊長等被重重地記過,聽來似乎大快人心,但就此事件來說,作戰副司令是下令不派機的決策者嗎?還是整個事情在承辦參謀階層就被壓下去,當值將領根本不知情?又此等將領對戰情通報體系的建立、運作與改善有多少實權?直升機派不派既屬參謀本部職掌,基地聯隊長只能待命行事,何過之有?萬一自作主張擅派軍機,扣上個「抗命」的帽子,須知軍令如山,烏紗帽沒了搞不好還得送軍法審判!

不是說高階長官就免罰,而是應罰得有道理、罰得有價值-這是主事者應主動對國人釐清、對相關當事人及單位疏通的,以免再一次打壓士氣,讓幹部對國家心灰意冷。

至於行政院唐飛院長辭職,各界反應不一-筆者個人覺得他辭得應該。或許他對積弊已深的國家機器一時無法著力,但是身為全國最高行政首長,為重大社會事件辭職下台並無不當。

陳水扁總統慰留唐院長,認為「負責任的方法不只辭職一種」;國民黨副祕書長邵玉銘稍早更以遠古時期的教育部長蔣彥士為學生翻船溺水辭職,以及白曉燕案屢查不破,礙於全國輿情壓力下辭職的內政部長林豐正為例,忝不知恥地質問新政府誰該負責-十足五十步笑百步的打落水狗心態!二三十年前的蔣彥士到林豐正之間,以及林豐正到國民黨下台之間,有多少國民黨的政務官在面對金融風暴、治安敗壞、軍中危安、重大空難、官商勾結、天災疫情…該下台時不下台,大言不慚地說「現在是做事的時候不是追究責任的時候」「辭職不能解決問題」甚至「我給自己打一百分」「哪個地方不死人」…光是打落水狗時都只舉得出兩個例子這一點,就應該請這票朝野高官、黨政大員們回家跪在馬桶前面洗心革面!

唐院長本身與此事老實講並沒有直接關係,但這是一個樹立責任政治典範,一洗公務員寡廉鮮恥形象的好機會。台灣人才濟濟,不是只有唐老將軍才能當院長。

相關單位的檢討呢-筆者不覺得事情會因四條人命而有根本上的改變。相關主管至今仍一再強調所屬處理一切合法,只是對反應程序不熟悉等屁話,絲毫不見哪個有擔當的主管大員一肩扛下改革重任。可以預見的是:軍方相關單位這陣子又雷厲風行地召開各項檢討會,正常業務擱一邊,各級主官與政戰主管開會交報告,大談「增進危機處理之具體作法」;基層官士兵則在操場立正站好追思檢討,莒光作文簿與政戰教學時樣板發言一番;消防警政等公家單位則在「預算不足」的情況下,再擠一些鈔票出來請幾個學者專家開開研討會,弄個書面報告做業務交差了事。哪次出事不是這樣解決的?

對了,畢竟新人新政,這次總會有些新鮮的。法務部陳青天又表示將以查辦監所首長違法購車的精神查辦基層失職者到底(他沒說只拍蒼蠅,但從他派檢察官查案的目標單位就知道,沒有老虎會遭殃);就職以來一向忙於在媒體曝光宣導其理念,並下鄉接觸民間,體查民瘼的阿扁總統已兩三天不見人影,改為透過幕僚放話方式表達其「震怒」與「關心」-看來陳總統還是無法忘情於民代時期「罵人一條龍,負責一條蟲」的國會問政風格。充其量再於內閣中挑幾個部會首長,了不起加幾個學者專家等「社會清望人士」組個專案小組委員會什麼的來「專案處理」「政府再造」「監督當道」,然後更多的天災人禍自會轉移民眾的目光。

不知道諾貝爾獎得主李遠哲博士等德高望重之士對本案有何獨到見解與使命感沒有?


說明與參考資料

 主要內容參考明日報、中時電子報、UDN聯合新聞網、CTN全球新聞。

 照片引自聯合新聞網與明日報,謹此申謝並祈見諒。

 八掌溪慘案始末(明日報)

 UDN觀點(聯合新聞網)

(7/24/2000)
創作者介紹

無聊齋

金屯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